南海研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南海研究论坛 首页 历史篇 史料 查看内容

16级台风中的幸存者 16岁少年海上漂流记(2007年美济礁)

2016-4-18 10: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11| 评论: 15|原作者: che|来自: <<新周刊>>第266期

摘要: 新周刊第266期 海上历险归来,黄东东偶尔会叼根烟抬头看天。有人问:“天有什么好看的?”开始长胡子的他,会猛吸一口烟,淡淡地说:“也许以后就看不 ... ...
http://www.neweekly.com.cn/newsview.php?id=1604

文/何宽

<<新周刊>>第266期

海上历险归来,黄东东偶尔会叼根烟抬头看天。有人问:“天有什么好看的?”开始长胡子的他,会猛吸一口烟,淡淡地说:“也许以后就看不到了。”

  “老爸笨,一个月放着两三千都不赚”。海南省临高县的16岁少年黄东东,抱着这样的想法代替了父亲,2007年6月29日下午3点,从临高出发去美济礁养鱼。和他同行的还有临高泽业南沙渔业开发有限公司的9艘作业船以及另外75名老乡。

出海

  之前,黄东东在2006年年初的辍学让父亲黄茂杨非常生气,以至于操起扫把将他揍了一顿,这一打就把儿子打去了300多公里外的三亚。黄东东在三亚捕鱼,月薪800元,一年半没有回家。在母亲张秋燕看来,父亲放弃去美济礁养鱼的优厚待遇,才是黄东东突然回家的根本原因。

  他早已经把自己看成了大人。有点黑,有点渔民般的掉皮,脸上已经脱去了稚气,看上去比一般的孩子成熟并略显帅气。每每听到别人这样说他,他都会不好意思腼腆地笑,这时才能看出他还是个孩子。

  从6月到11月,黄东东呆在美济礁。与那些平时养完鱼就猫在房子里看电视的老乡不同,他显得精力过剩、兴奋并且充满热情。除了每天卖力地工作,闲暇的时候他还开着摩托艇去浪高5米的外海兜上两圈寻求刺激。“这样的生活很舒服”——黄东东原本以为这样的状态会无限期延长,但“海贝思”的造访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遇险

  2007年11月20日晚10时,台风降临美济礁。

  窗口外的狂风暴雨,仿佛只是电视里的探索节目。黄东东习惯性地呆在自己的房子里休息。和他住一间房的还有两个老乡:56岁的陈金龙和35岁的邱小亮。三个人趴在窗口东拉西扯地聊天,对于5个月内已经经历过两次台风的他们来说,一切像往常一样正常。

  台风持续到次日凌晨5点。固定房子的绳子被风吹断,涨潮的海水漫过了环形礁,房子开始随风漂泊。黄东东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而这仅仅只是开始。房子几乎就在绳子断掉的一瞬间被风浪吹出了内湖。到了礁外,一个大浪迎头扑下,房子被掀翻,所有的人都被卷进了海里。

  挣扎着游出海面的黄东东刚浮上来,就被邱小亮拉上了翻过来的房子根基——2平米左右的泡沫板。在那之后的十几分钟时间内,又相继有5人陆续“登陆”,7个人的漂流团队于是初步形成。

  坚持到第三天(22日),风浪相对小了点,不过大家并不知道到底是风浪小了,还是自己已经漂到了风浪之外。虽然已经远离风暴中心,惊魂未定的7个人依然死死地抱住泡沫板,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磨难

  打破僵局的是食物。邱小亮从水下的房子里找出了二十几盒罐头堆在了泡沫板上,7个人围绕着眼前的罐头展开了讨论,不是“如何分配”而是“如何开启”。整个泡沫板上除了边角一颗突起的钉子,似乎再也找不到适合开启罐头的工具。起初邱小亮还拿罐头砸砸钉子,企图戳出个洞来,后来他发现自己戳出洞的力气已经远超出了罐头的所能补充的营养,吸了吸从洞里流出的八宝粥后,邱小亮停止了敲打,不再说话。大家也都失望地跟着邱小亮一起回归到了最初沉闷的状态,各自留着力气等待救援船只。

  船只第一次出现在23日的上午。邱小亮最先发现1海里以外有一艘木船,所有的人都兴奋起来,拼着老命向着船只的方向呼救,7人之一的林绍敏甚至站到了泡沫板上脱下自己的救生衣大肆挥动。由于距离太远目标太小,船只最终并没有发现他们。失望写在每个人的脸上,只有邱小亮安慰大家说:“没有关系,他们还会回来的。”

  船没有回来。最先回来的是饥渴。3天以后,除了雨水偶尔滋润下他们的胃,7个人粒米未进,甚至叫不出一个“饿”字。7人之一的陈明发于是率先吃起了泡沫,剩下6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他,不过也就看看,动眼不动口。“不会死人吧?”黄东东说出了每个人心里的疑问。“没事,我以前吃过。”陈明发说。黄东东愣愣地吃了一口,其他人都在一旁静观其变。

  看到有鱼在身边游来游去,邱小亮找了些原本用来固定房子的绳子和一些附着在泡沫板上的海螺作为钓具,把螺肉绑到绳子上再用手拿着绳子放到水里垂钓。那些在他们身边游的鱼一个个似乎都是吃饱了撑着的,无论怎么样就是不上钩,邱小亮于是只好把剩下的螺肉分给大家生吃,钓鱼计划宣告失败。
“太饿了!这样的感觉每天都有两三次,熬一熬就过去了。”黄东东事后说。海上漂流的第四天,黄东东们第一次生吃海鲜。这一天,黄茂杨却刚刚得到儿子遇难的消息,这个中年男人17年来第一次哭了。

生死

  团队的崩溃开始于25日深夜。7人之一的陈金龙突然开始自言自语说远处有船,其他6个人瞪大眼睛朝陈金龙示意的方向望去却什么也看不见。陈金龙开始还只是说说,后来索性跳到海里朝他认为有船的方向游了过去。直到阿亮把他拉回来时他才醒悟过来,自己看到的是幻觉。而这之后,幻觉就像瘟疫一般在他们中间蔓延开来。27日晚上,邱小亮和陈明发都看见了“船”,两个人先后跳进海里朝“船”游过去,其他人虽然知道这是他们的幻觉但也已无力拉扯他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消失在黑暗里。黄东东也看到了幻觉,但看到的不是远处的船而是美济礁。这样的幻觉并不具有煽动性,因为在海上已经漂了5天的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转机直到28日的上午才出现,而能撑到救援的只有林圣平、林绍敏和黄东东三人。有一艘英国的货船离他们很近,黄东东最先发现远处有船,他想高声呼救,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叫喊,只好示意旁边的林圣平和林绍敏。两个人立马清醒过来,朝着船只方向不停挥手并高声呼喊。英国货船并没有发现他们。巧的是,大船尾部的甲板上正好有个船员在吸烟。当他准备把烟头扔进海里的时候,发现了他们三个人。因为一个烟头,大船离开后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出路

  三名幸存者随船在新加坡短暂停留,其后辗转至雅加达直飞广州,住进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进到黄东东的病房,差不多要穿越整个创伤科重症病房。短短的十米走廊充满着各种狰狞的皮肤,预示着这里的人都有着不堪回首的记忆。

  住院的短短三四天里,黄东东接受了从县到省的不同领导以及十几家媒体的采访,忙到不能完整看完一集电视剧。从福建赶来照顾儿子的黄茂杨更担心儿子会迷失在名利场里。母亲张秋燕在家里仍旧希望他回去读个职业技术学校,学点电子计算机这样的高科技,“读了书才有出息”。

  除了一个死里逃生的故事,他没有别的可以拿来说事的长处。他也想回去读书,但顾虑自己年纪太大了,学校不要他。当然只是借口。

  黄东东偶尔还会叼根烟站在窗边抬头看天。当时7个人为保存体力不能说话,只能选择抬头望天。有记者问:“天有什么好看的?”这个开始长胡子的少年猛吸了一口烟然后淡淡地说:“也许以后就看不到了。”

  14天之后的2007年12月26日,是他的16岁生日。

  2007年6月29日下午3点多,海南临高渔民张东海率领由9艘作业船和85名船员组成的船队南下南沙美济礁,成为我国首批赴南沙开展生产性养殖的渔民。此举使我国在南沙的生产由季节性扩展为全年性,由局限在岛礁作业转变为在整个南沙作业。

  1994年12月,中国第一次对美济礁进行科考,1999年开始在美济礁进行科研性养殖,2001年后,美济礁成为中国南海重要的渔业基地之一,军曹鱼在此成品快、质量高。

  这个距离三亚650海里的环形岛礁,东西长约9公里,南北宽约5.2公里,有3个进口可以进入中间的湖。海水在涨潮时通过湖口向湖内补充海水;当退潮时,湖里的水又被封闭起来。美济礁周围海面浪头最高时达20多米,而湖里的水面上仅仅有一米的浪头,基本上不受台风影响,16级台风除外。

  在“海贝思”台风的袭击下,实际上有13人遇险,其中7人(黄东东等)在网箱基地休息间里,6人在捕捞饲料鱼的“琼泽渔820”百吨木质渔船上。渔船上的6位船员向300多米外的 “中国渔政302”求救,派出体力最好的调楼镇调楼村渔民王明福驾驶小艇靠近“中国渔政302”。载着王明福的渔政船驶近指定地点时突然发现,“琼泽渔820”在风浪中消失了。王明福成为13人中最早侥幸脱险的人,而“琼泽渔820”至今音信全无。

  临高县位于海南岛西北部、北部湾之滨,与雷州半岛、越南隔海相望。全县拥有渔船3519艘,海上熟练劳力2.8万人,2006年捕捞总产量40万吨,占全省1/3。全国第一套深海网箱养殖在临高试养成功,全国第一个到南沙养鱼的项目是临高渔民所为,海南省第一个渔业合作社于2007年4月在临高成立。对渔民来说,只需要在海域网箱养殖基地养“老虎斑”(一种名贵海鱼)就可以月入上千元。

  海上漂流7人名单:林绍敏,福建人,39岁;林圣平,福建人,38岁;黄东东,海南临高人,16岁——此3人为幸存者。陈金龙,海南临高人,56岁,第6天(11月26日),产生幻觉跳海;邱小亮,海南临高人,36岁,第7天(11月27日晚),产生幻觉跳海;陈明发,海南陵水人,45岁,第7天(11月27日晚),产生幻觉跳海;林绍志,福建人,39岁,第8天(11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休克抢救失败。

  2006年10月,国家发改委安排中央预算内专项资金(国债)2200万元,支持海南省9所中等职业学校的教育建设,其中包括临高县职业教育中心。2007年,临高县公开招聘250名中小学教师。截止2007年11月,临高县教育基金会共获社会各界捐款6000多万元,其中文昌籍香港富豪邢李(影星林青霞的丈夫)捐助了1600万元。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che 2016-4-18 10:27
3渔民翻船堕海 没吃喝漂流8昼夜奇迹生还

http://news.qq.com/a/20071209/000734.htm

http://news.QQ.com  2007年12月09日08:07   大洋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获救渔民黄东东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获救渔民林绍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渔民就靠几个泡沫、塑料桶和木板在海上漂了8天。

  □专题撰文 时报记者 蔡民实习生 何剑辉通讯员 杨卫国 宋忠雷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巢晓

  一根烟救了3名在南海无边无际的海面上飘泊的不幸渔民。

  11月29日,当一艘新加坡籍的大型货轮在南海茫茫的海面上航行时,船上的人没有发现茫茫海面上孤零零的小小鱼排。在那仅数平方米的鱼排,4个中国渔民经历了8天8夜没水没食物的日子仍然努力生存。他们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挥舞着黄色的救生衣,祈求货轮上的人看见他们。但是,货轮眼看已经擦身而过,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货轮的屁股,无力呼喊……

  这时,货轮上的一个船员突发烟瘾,他掏出烟盒,走出船尾,打着火机,点燃香烟,美美吸了一口,抬起头,对着茫茫的大海轻轻呼出美丽的烟圈。他看见了那缥缈碧波中微弱的一点黄色……

  “真想不到我们还能活着回来。”昨日,死里逃生的3位中国渔民在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们精神状况还不错,但身体多处有溃烂,脸上也是伤痕斑斑。

  林圣平,福建人,38岁;林绍敏,福建人,39岁;黄东东,海南人,16岁。他们都是在南沙群岛美济礁上从事养鱼工作的渔民,死里逃生让他们感慨万分,而4位同伴的不幸也让他们唏嘘。

  11月21日凌晨约2点,一阵忽如其来的台风,掀翻了木房,7名渔民全部落海,他们抓住被狂风摧残剩下的一点渔排,在海上飘流了8天8夜,与死神展开了殊死搏斗……

  7名渔民当中年龄最大的56岁,最小的16岁,其中4人落海失踪,至今杳无音讯;林圣平、林绍敏、黄东东3人则幸运获救,先后辗转新加坡和印度的雅加达,最后经我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帮助,于前日到达广州点击查看广州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南海渔政人员送到省第二人民医院治疗。

  意外:海风习习,风平浪静,从没想到会起台风

  16岁的黄东东是生还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是在南沙群岛美济礁养鱼中年龄最小的工人。记者面前的他,身材瘦小,脸色黝黑,头发黄而乱,脸上是年轻人不该有的憔悴。“11月20日晚上,南沙群岛海风习习,风平浪静,当天晚上我们7个人还在渔排上煮面条吃。谁都没有想到晚上会起台风。”小黄说。

  不幸从凌晨约2点开始,“我们当时在的小木屋里休息,忽然狂风大作,海浪汹涌,我们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20平方米的木房就被掀翻了。我们就被房子压在海水里,我们紧紧抓住被海浪击打得飘浮不定的渔排才捡了一条命。”回忆那一幕,小黄眼神里满是惊悸。

  小黄记得,当时在他们附近还有一艘渔船,船上总共有5名船员,等他们爬上渔排后,渔船已无踪影。起风以后,他们的对讲机也被海水卷走,已没有了任何的联系,根本就没有渔船的任何的下落。

  那天夜里,他们开始了为期8天的海上飘流,没有饮用水和任何食物。

  幸运:最初两天下雨,我们张大嘴接雨水

  “当时,我们7个人坐在渔排,茫茫海面上连只鸟都没看见。”小黄说,根本辨不出东西南北。

  第一天,海面上狂风大作,海南掀起了约有五六米高的海浪,他们的渔排曾多次被海浪掀翻,“当时,我们唯一想到的就是紧紧地抓住渔排,不要被海浪冲走。”小黄说,开始漂流的两天时间里,海面上一直风浪不断,他们已记不得被海浪冲翻了几次。“在海上飘荡,最难熬是没有食物和饮用水。”起初两天由于海上下雨,他们就张开嘴巴对着天空来接雨水解渴。

  恐惧:死神在身边晃荡,三位同伴不幸死亡

  到了第三天,大雨骤停,海面上烈日当空,他们开始了与饥渴进行殊死搏斗。在海上漂泊的几天里,见到轮船或是直升飞机是他们最大的心愿。小黄说,当时,他们很多人都已是活过一天就盼着第二天有人来救他们。

  几乎是白天盼望看到轮船,晚上盼着见到飞机。可一旦清醒过来,看到仍然是湛蓝的海面时,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求生的愿望与空旷望不到边际的海面相对照,人这时候最容易产生幻觉了。

  “3个同伴就是因为忍受不了饥渴产生幻觉死亡的,那真是刻骨铭心埃”年轻的小黄语气无限悲凉。3名来自海南的渔民先后在第五天和第七天出现幻觉,自顾游向大海,从此失踪。

  开心:第8天,奇迹终于出现

  日子是一天比一天难熬,每当他们感到恐惧苦闷的时候,他们通过唱歌来缓解情绪。到了第8天,来自福建的45岁的林绍志已是不省人事,脸色发白,肚子肿胀得鼓鼓的,已是奄奄一息,要再没人来救他们,这位同伴肯定捱不过一天。

  早上约10点钟,奇迹终于出现了……他们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一艘轮船疾驰而来,小黄和一位来自福建的林绍敏赶紧脱掉身上的救生衣不停地向轮船挥手。“本想大喊几声,可是喉咙痛得让他们说不出话。”小黄说。

  任凭他们怎么挥动救生衣,轮船却是没有任何反应,眼着轮船又要向远方驶去,当时他唯一能做仍然只是挥动救生衣。他告诉记者,就在绝望之际,他看见有一名外籍船员从船仓里走到船尾的甲板上抽烟,而这名船员也在最后关头看见他们。尔后就看见轮船缓缓地向他们靠近。“得救了!”小黄说,当时看到诺大的货轮停在他们的渔排旁边,大伙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

  遗憾:获救一刻,同伴永沉海底

  这是一艘英国的货轮,上面装载着各种颜色的集装箱。当时老外们先是给他们抛下了用缆绳绑住的救生圈,38岁来自福建的林圣平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游过去,把救圈拖回了渔排上。他们首先把救生圈给奄奄一息的林绍志套上,可是当轮船船试图把他拉上来时,没想到救生圈从他身上脱了出来,顷刻间就不见踪影。

  回忆获救一刻,另一名生还者林圣平很感慨。由于当时海面风浪时有七到八米高,船上人员不能下到海面对林圣平等人进行营救。“他们往海面上抛下了大量救生圈让我们抱着,要我们靠到船边顺着边上的扶梯往上爬。我的叔叔林绍志因患有胃炎,漂泊的几天时间里每天最少也会呕吐两次,我们把救生圈套在他身上,他已经失去了知觉且人已经有一半滑到水里。我们3人那点几乎只能用来呼吸的力气已经扯拉不住他了。”

  漂流8天8夜3渔民奇迹生还

  第1~2天:台风骤起,7渔民落水,靠雨水维持生命

  第3~4天:雨停,饥渴交迫

  第5天:一渔民出现幻觉,跳海失踪

  第6天:渔民更加疲乏,通过唱歌缓解情绪

  第7天:2渔民也出现幻觉,跳入海中失踪

  第8天:3渔民获救,1名渔民失踪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获救渔民林圣平。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漂流第八天后渔民被货轮救起的情景。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在一张货轮照片的背后船长给渔民留下了通讯地址和一句话“GOODLUCK!”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渔民展示救起他们的新加坡籍货轮的照片。

  ■死亡日记

  “前面有灯光,我要游过去”

  幻觉夺走三渔民生命

  第5天夜晚,50多岁来自海南临高的渔民(姓名不详)忽然惊叫起来:“看,前面有灯光,我要游过去找人来救我们。”

  当时,其余的6个人意志仍然清醒,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亮点。他们拉住老渔民,提醒他没有灯光。可是他就是不信,趁同伴不注意,他“咚”的一声跳下海,拼命往一片漆黑的远方游去。同伴赶忙追上去拉他回渔排。同样的事情发生几次。最终这名来自海南临高的渔民趁着大伙眯眼的当会,跳入大海,从此消失在茫茫的海水里。

  第七天时,两位海南的同伴也是由于出现幻觉重蹈了第一位死者的覆辙。

  首先称看到远处有灯光的也是一位海高临高人,30多岁,当时他已是神志恍惚,说了一句前面有灯光,就跳下了海里,大伙试图把他拉上来,可是大家都是饥渴难耐,身上已没有了多少力气,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这名同伴在海水里挣扎了几下便消失了。事隔没有多久,一位海南陵水的同伴,30多岁,也是因为产生幻觉,下海求救死亡。

  ■生还者说

  林圣平:“我坚信没人能打败自己”

  林圣平第一个爬上了扶梯。“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只是自己在给自己信心。现在回忆起来我也坚信,除非自己打败自己,没人能打败自己的!”林圣平回忆爬扶梯时的那种状态时说,第一次爬扶梯他只爬了一半,海面上就卷起了七到八米高的巨浪往他扑过来,一下子又把他卷到海里去了。过了一会等风浪平静,林圣平再次爬上扶梯。

  “当时我很怕会再次掉到海里去,因为没有任何力气了。不过那时似乎有一种力量在帮助着我,很神奇,我竟然一下子就爬到离船面很近的地方了!”林圣平回忆说,到了离船面只有两三米的地方后就有一只极有力的手抽着他的衣领猛地一下把他给拎到船上去,然后就落在一个人的怀里,接着就有干衣服和热水向他递过来。

  “只依稀地感觉到有人说‘跟我走/,抱着我的那个人不断地在我耳边喊着‘加油/” 林圣平向记者解释道,他听不懂英文,但听着抱起他的那个人说话时的语气及看着面目表情,那两句话便立刻翻译到自己的脑海里了。后来林圣平通过地图和那位抱他去休息的人进行交流,“他指着缅甸,我指着中国。”林圣平笑着说,我们几个手势就几乎能互相表达各自的意思。

  随后林圣平拿出营救他们的那位船长送给他的一些营救过程的照片,指着一张图片笑着说“这就是我,抱着我的就是那个缅甸人。”照片中缅甸人正紧紧地抱着微张着嘴,没有任何力气的林圣平。在一张货轮照片的背后船长给林圣平留下了通讯地址和一句话“GOODLUCK!”

  记者问林圣平,“经过八天的海上漂泊,你现在对海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林圣平表示,他不会在从事海上的工作了,对海水他已经有一种恐惧感。

  林绍敏:“获救时最想喝水”

  来自福建平潭的林绍敏是劫后余生最乐观的一个,也是精神状态最好的一个,据了解,他和林圣平、林绍志都是亲戚,林圣平是他的堂侄,不幸遇难的林绍志是他的堂哥。他们在南沙美济礁养鱼已有两年多时间了,主要是养一种叫做老虎斑的鱼,每三个月可以回一次家,主要坐的是渔政船只往返,每月的工资3000多元。

  “我从十多岁开始就在家乡,对海还是比较熟悉,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次遇到。”林绍敏说。按当时的情况,他估计还能撑上一天,因为一直都属于神志清醒,只是身上没有力气。获救的时候,他们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喝水,当老外拿水出来的时候,他们简直抢起就喝。直到晚上七、八点钟,老外们才给食物给他们吃,主要是担心他们长时间没有进食,会引起肠胃方面的问题。

  林绍敏告诉记者,痊愈出院以后,他想先在家里休养上半年再做打算,至于还回不回南沙养鱼,他摇摇称还没有考虑。而最小的黄东东回家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学美术。他告诉记者,他只读了初一就辍学回家,在南沙群岛养鱼已有半年时间,上学的时候他画画就不很错,尤其是是画龙最拿手,出了这个事之后,家里也不会再让他到南沙养鱼了。

  (报料人:戴先生奖200元)

  ■话你知

  有水饮用,人起码能活15天

  据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骨创烧伤整形外科副主任张惠茹医生介绍说,正常状况下只要有水饮用,人起码能活15天。

  3位渔民在海上漂泊的过程中不时有雨水补充,保证了水的饮用。如果人们在滴水未进的情况,一般只要3~4天时间,就会出现严重脱水而导致死亡。

  血糖过低会引起幻觉

  省第二人民医院内科傅晓英主任医生介绍,3名渔民出现幻觉而跳海,主要是因为长时间没进食,血糖过低所致。因为维持人们大脑功能的主要是葡萄糖,大脑功能不可以通过消耗人体内储存的脂肪来维持。如果一个人7、8天没有进食,再加上漂流过程中需要消耗的体力,很快就会出现低血糖的现象,早期低血糖者,会出现心慌、心悸等症状,第二期者就会出谵妄或是躁狂症,这种症状与精神分裂症极为相似,也最容易出现幻觉。第三期就会出现彻底思想紊乱。三名出现幻觉者的渔民,应当是低血糖的第二期症状。

  (信息时报 )
引用 che 2016-4-18 10:36
本帖最后由 che 于 2016-4-18 10:43 编辑

三渔民独木当船 搏海七昼夜生还

http://www.ycwb.com/epaper/xkb/html/2007-12/09/content_84163.htm

张小奋、尹政军、杨卫国、宋忠雷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张小奋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尹政军、杨卫国、宋忠雷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获救

  货轮施救一人落海

  第8日,木板上只剩下了林绍敏、林圣平、黄东东和林绍志4个人了。

  林圣平的叔叔林绍志还唱起了歌。

  林绍志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肚子肿得老大,肌肤也开始腐烂。

  他们再次看到了希望———一艘货轮开过来了。

  从太阳升起落下的规律,林绍敏判断应该是上午10点左右。

  “货轮离我们只有半海里远!”林绍敏说,那是他们几天来最兴奋最开心的时刻,幸存的几个人脱了衣服猛甩动着,大喊“救命”。

  与兴奋如影随形的是绝望。

  “那条船上的人好像没有看到我们,很快从我们身边开过往前面去了。我们想完了,如果还没人救我们,我们都熬不了两天了。”林绍敏说。

  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这几个饱经磨难的渔民。

  “船又掉过头来了,一个船员到船尾不知是为了抽烟还是晒太阳,发现了我们。”林绍敏说。

  货轮很快朝他们开了过去!

  这艘3万多吨的货轮站着一些蓝眼睛白皮肤的外国人,他们放下缆绳和十几个救生圈。

  林绍敏等人此时不知从哪生出了一股神奇的力量,纷纷跳入海中很快抓住了救生圈。

  这时,林绍志近乎休克,船员们拼命拉了两次都拉不上去。最后一次刚拉到一半时,一个大浪打来,他被卷入了大海。

  “我叔叔实在没力气了!”林圣平痛苦地回忆说。

  剩下的3人被救到船上。

  黄东东说,因为在海水里泡了太久,上船后他们站都站不稳,一走路脚就疼。船上的30多名英国人马上帮他们脱下紧紧贴在身上的衣服,给冻得发抖的他们盖上被子,把热水袋放在他们胸前。

  后续

  三人获救辗转两国

  经我驻印尼大使馆安排飞回祖国,医生称生还是奇迹

  南沙群岛美济礁的渔民林绍敏、林圣平和黄东东三人在异国货轮的帮助下获救了!刚开始时他们不能喝水、吃饭,在异国友人的帮助下,三人渐渐恢复健康。

  什么都不能吃只好偷吃

  林绍敏回忆说,他们三人被救上了船,船上都是外国人。“他们叽哩咕噜讲的话我们一句都听不懂,我只知道他们人很好!”林绍敏说,外国朋友的货轮上有医务室,医务人员首先给他们搬来了棉被,对他们进行保暖。“给我们喝了一点点水就不让喝了,可能是怕我们喝了胃受不了。”

  晚上的时候,在医生的允许下,林绍敏他们才吃到了一些稀饭。“那时候真是太想吃东西了!肚子里面像爪子一样在抓!”林绍敏实在受不了,趁着医生不注意的时候就偷偷地找东西吃。

  很快,林绍敏等人就可以享受船上的美食了。“最好吃的就是牛排,虽然吃不惯,但那时候也觉得挺美味的。”林绍敏说,他现在都有点怀念牛排的味道。

  12月3日,货轮在海上航行了4天4夜后,船在新加坡的码头靠岸。“在这里呆了6个小时,一个好像是我们国家大使馆的人过来和我们聊了一些情况,还有一个医生下船给我们送了一些药。”林绍敏说,在新加坡,他见到的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本想着熬到头了,可以回国了。不想船停了6个小时后又起航了。

  一个晚上后,船抵达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我们刚到就有我们国家大使馆的人过来接我们,那些外国朋友人很好,还送了几张我们获救的照片并写上祝福的话送给我们。”林绍敏说,到达雅加达后,他们被送去了一家医院治疗。

  医生认为这是一个奇迹

  12月6日,他们被安排乘坐飞机飞抵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据林绍敏三人介绍,到达广州后,有南海渔政的领导在机场接他们,并陪他们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在一家宾馆休息一天后,三人被送到了省第二人民医院治疗。

  医院的医生听闻他们的传奇经历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不喝水不吃饭的情况下,在狂风巨浪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中,经过7天7夜还能生存下来被医生认为是一个奇迹。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骨创烧伤整形外科副主任张惠茹医生介绍说,现在最主要是对三位渔民进行全身调理和局部创面治疗,全身的调理主要是通过饮食、输液等方面进行营养的补充以及身体状况的改善,创面治疗则以伤口的清创、换药、缝合等治疗为主。
引用 军机处 2016-4-18 10:43
南沙的几个基地建设好了,这种悲剧就不会再发生了。
引用 che 2016-4-18 10:47
奇迹!缺水断粮捱过7天

台风袭南沙美济礁12渔民失踪,3人漂泊7昼夜被货轮救起


http://www.ycwb.com/epaper/xkb/html/2007-12/09/content_84123.htm

张小奋、尹政军、杨卫国、 宋忠雷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张小奋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尹政军

  通讯员 杨卫国 宋忠雷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小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在南沙美济礁从事养殖工作的渔民林绍敏、林圣平、黄东东活过来了———遭台风突袭的他们在海上依靠一块木板漂泊7天7夜之后,依靠自己顽强的意志力在大风大浪中挺了过来。

  12月6日,一架从印尼雅加达飞往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的航班将3名幸存者送回治疗。

  国务院批示全力搜救

  上月21日,今年第25号强热带风暴“海贝思”突袭西沙、南沙海域,琼海方面共有34艘728名渔民受困,停靠在美济礁的“琼泽渔820”渔船及网箱基地的12名工作人员当时全部失踪。

  据了解,当时渔船上有6名船员,网箱基地有7名工人,除一名临高船员侥幸脱险外,其余12人当时与外界失去联系、生死不明。12人中,8人是海南省临高县渔民,4人是福建省渔民。   

  “海贝思”来袭后,渔民受困西沙、南沙的情况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国务院、交通部均对此作出批示,要求全力救援被困中外渔民。有关部门派出远洋救援轮和直升飞机对在南沙中业岛铁线礁、西沙琛航岛受困的渔民进行水粮补给,远洋救援轮“南海救111”和“南海救199”分赴南沙、西沙救援。另有多艘渔船在南沙海域搜救失踪的“琼泽渔820”渔船及渔业养殖网箱基地的12名渔民,但一直未果。

  3人被外国货轮救起

  7天7夜后,,在大海上一直与死神顽强搏斗的林绍敏等3人被一艘外国货轮救起。目前仍有9人下落不明。

  记者昨日上午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见到了3名幸存者。他们的手脚皮肤黝黑,皮已经爆裂,很多地方出现溃烂,但三人神色尚好,回忆起7天7夜的海上历险经历仍激动不已。

  据林绍敏等3名获救渔民介绍,12名失踪船员有5人在失事渔船上,当时台风来袭时,渔船被打翻,那5人估计已难有生还可能。林绍敏等7人当时攀爬上一块两三平方米大的木板,在大风大浪中漂泊了7天7夜,在缺水、绝粮的恶劣环境下,林绍敏等3人挺了下来,另外4人因出现幻觉或无力落海被海浪卷走。

  三名幸存者辗转新加坡、印度尼西亚两国后,在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终于在6日上午回到广州,他们的家属也赶到省二医院进行照顾。目前,3人情况良好,但仍需长时间休养。

  对话幸存者

  黄东东:

  最遗憾他们走了

  黄东东今年才16岁,他在海上已经干了半年了。黄东东又瘦个又小,在大海上7天不吃不喝活了下来对他自己来说是个奇迹,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还有半个钟头就OK了”。他获救了,但他觉得“最遗憾是没有全部活下来”。

  记者:当时在海上害怕吗?

  黄东东:我们都很镇定,经常互相鼓励“不要怕”。

  记者:你觉得在海上什么最难受?

  黄东东:没水喝,没饭吃。我整天想的就是能喝口水。

  记者:他们几个人怎么没了?

  黄东东:我们几个人里有3个就是因为产生幻觉跳到海里去了。我当时也有幻觉,好像看到了我们养鱼的地方,幸好要踩下去的时候醒来了。

  记者:你觉得是什么让你活下来的?

  黄东东:大家都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已经没了的阿亮在我睡觉时总是抱着我,不让我掉进水里。我几次掉到水里都是大家一起拉上来的。我觉得很幸运,也很遗憾,当初大家说好了一起活下去的。

  林圣平:

  好像重新活了一回

  林圣平是林绍敏的堂侄,他今年38岁。7天7夜的经历他已经记不起多少了,他告诉记者,获救之后,“我好像重新活了一回!”

  记者:你觉得自己怎么能活下来?

  林圣平:一直以来,我感觉一直有一种力量在帮助我,最后的时候,我被浪打下去,但我没想到自己还能爬上船来。

  记者:你的叔叔走了,你怎么想?

  林圣平:其实每个人走的时候我们都不是滋味,我们已经尽全力去救他们了。

  林绍敏:

  我还可坚持两三天

  和林绍敏聊天你会感到很畅快,这个中年汉子浑身血性,说话大嗓门。虽说刚从海上遇救不久,但他说起话来总能侃侃道来,神色不错。

  记者:在大海上这么多天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林绍敏:不吃不喝,就靠“我一定能活下来”这个信念挺下来的。

  记者:你当时最大的希望是什么?

  林绍敏:第一晚上能看到亮光,想着有船来救我们,第二想着有水喝。

  记者:有没有想过家里人?

  林绍敏:很少!想也没用,只想着怎么活下去。

  记者:如果第八天还没遇到船,你还能挺多久?

  林绍敏:我想,再挺个两三天没问题,可能更长。

  团聚感言

  夫妻相见

  感觉像初恋

  林圣平之妻:

  夫妻相见

  感觉像初恋

  昨日上午9时许,林圣平和林绍敏的妻子从福建赶至广州。在省第二人民医院烧伤治疗中心,在两人失踪十多天后,两对夫妻终于聚到了一起。见到自己的丈夫,两位妻子一时百感交集,既高兴又痛心。四目相对,夫妻间恍如隔了一世。

  林圣平在海上谋生活,妻子郑辉兰平时也是担惊受怕。11月23日,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林圣平所在养殖基地的一个船长打来电话,哭着说:“对不起,我们的船出事了!”郑辉兰闻知消息如遭当头一棒。

  郑辉兰把消息告诉了儿女,没想到儿子和女儿并没有哭,还安慰郑辉兰说:“妈妈,爸爸会回来的。”

  四五天后,仍没有林圣平消息,但儿女仍坚定地告诉郑辉兰:“爸爸这么好人,会有救的。爸爸这么疼爱我们,怎么忍心抛下我们?”

  11月28日下午,郑辉兰接到了福州海事局打来的电话,告诉她:林圣平获救了!

  “我当时在床上跳了起来,像疯了一样,说不出的滋味!”郑辉兰说,当时第一反映就是“只要命救下来了就好了”。

  冷静之后,她才想到还不知道丈夫现在在哪里,身体怎样了。

  昨日上午9时,郑辉兰如愿以偿见到了丈夫。“好像变了一个人,头发那么长,这么瘦了,见到他,我好像也重新活过了一回。那种滋味说不出,有点初恋的感觉了”!

  (报料人:佚名 奖金:300元)
引用 che 2016-4-18 10:48
嘴接雨水解渴,忍饥互抱“加油”,坚信“一定能活下去”

三渔民独木当船 搏海七昼夜生还


http://www.ycwb.com/epaper/xkb/html/2007-12/09/content_84143.htm

张小奋、尹政军、杨卫国、 宋忠雷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张小奋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尹政军 通讯员 杨卫国 宋忠雷

  7个朴实忠厚的渔民,在缺水绝粮、狂风巨浪的恶劣环境中,依靠一块木板,与死神顽强搏斗。经过7天7夜,他们中的3个人奇迹般地生还下来,创造了人类生命史上的又一个奇迹。辗转万里之后,他们安全地回到了广州,向记者讲述了那段刻骨铭心的生死经历。

  落水

  7人爬上救命木板

  2007年11月21日,距海南三亚市650海里的南沙美济礁海域网箱养殖基地。

  一个个鱼排和渔民所住的房子连在一起,海景优美。

  所谓的房子是没有根基的———底部是几大块泡沫,再用木板固定起来,上面搭棚子。

  39岁的林绍敏等7名渔民住在一个100平方米左右的小木屋中,靠养“老虎斑”(一种名贵海鱼)为生。他们有3人来自福建,4人来自海南。

  不远处,停着“琼泽渔820”渔船,上面有6个渔民兄弟。

  灾难突如其来!

  “台风是21日10时多来的,风好大。我们在海上呆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台风,狂风卷起巨浪呼啸着像一座大山向我们和鱼排压过来。”渔民黄东东惊呆了,还没回过神来,许多鱼排已被海浪卷走,停在旁边的渔船一下被打翻了,鱼排和房子之间的绳子也被冲断。

  又一个巨浪袭来!

  房子从海水中翻了过来,一大半被水冲走了。

  “当时,拴在屋子下的20多根锚绳都被刮断了。我们7个人被刮到了海上。海风特别大,浪有五六米高。”黄东东回忆说。

  好在7人都懂水性,落水后纷纷爬上了一块由木板和泡沫组成、仅仅两三平方米的网箱———之前,它属于他们住房的根基部分。

  几人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抓住木板和泡沫,又或互相环抱着,这样才不致再落入水中。

  狂风巨浪中,他们奋战了好几个小时,风浪才渐渐小了。林绍敏放眼望去,网箱基地和停在旁边的渔船竟然消失了,他们搭乘的网箱也开始缓缓向无边无际的海洋深处漂去。

  饥渴

  张嘴接雨挨饿7昼夜

  “小舟”在大海之中孤零零地飘荡着,没有起点也没终点。

  开始时,大家说着话,互相鼓励。“后来才知道不能说那么多话,说多了口就开始干。”林绍敏回忆说。

  孤独尚可以忍受,但是没水喝没饭吃的日子实在难熬。

  七条汉子年纪最大的是59岁的王国宏,海南临高人,年龄最小的是16岁的黄东东。在海上漂泊的前两日并不难度过,大家都是精壮的汉子,加上这两日老天怜悯下起了大雨。许久滴水未进的众人兴奋极了,纷纷张开嘴巴接水解渴。几人从未想过这雨水味道竟这么好,虽然肚中早已空空如也。

  “我们想着不能喝了这顿没了下顿,也不知道要在这海上漂多久,以后不下雨了怎么办?”众人开始想办法,有人看到海中几个空矿泉水瓶漂过,就想着把瓶子拾来接雨水储备。但没谁敢下去,浪太大了,众人只能作罢。

  雨只下了两天,后来再没下过雨。

  好在天上有太阳,海水是温的。“如果天天下雨,大家肯定要被冻坏的”。

  “每天最想的就是有水喝,吃饭那就太奢侈了!”后来的6天6夜,众人再也没有喝过一滴水,更别说吃东西。

  嘴唇实在干得难受,大家就包一口海水在嘴中,湿润一下嘴唇又吐掉。

  长久在海上营生的经验告诉他们:海水不能喝,喝了就死定了。

  幻觉

  看见“亮光”游向死亡

  几天几夜过去了,一些人的神智不再清醒了。

  最可怕的就是出现了幻觉!

  在海上漂泊的第五天凌晨,天还没有亮,50多岁的陈金龙突然叫了起来:“那边有亮!那边有亮!”

  有光亮就有了希望,可能是有船经过了。

  “我们都没有看见那亮光,就他一个人看见了。”黄东东说,当时陈金龙要朝那光亮游去,他们都在劝说,但丝毫无用。陈金龙执着地认为他看到了光亮,陈金龙跳下了大海,朝着他想象中的光亮游去。

  “当时浪很大,足有5米高,他(陈金龙)游了半小时才游了5米远!”黄东东说,大伙知道陈金龙看到的光亮是幻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他从水中救了上来。

  孰料,陈金龙上来后又下水了,他仍然固执地要游向他眼中的“光亮”。

  如此反复三次,一阵巨浪袭来,陈金龙消失在滚滚浪中……

  大家眼含泪水,看着同伴“走”了,却无计可施。

  大家看到了一条货船,所有人眼睛顿时亮了,都脱掉衣服挥舞起来。

  希望破灭了!

  “船离我们太远了,起码有两三海里,根本看不到我们。” 林圣平说。

  鼓励

  天天说明天有船来

  一天比一天艰难!

  口渴!饥饿!还有因长久泡在海水中身体的疼痛。

  “我们什么都不能想,就只想着一定要活下去。”林绍敏意志力最顽强,每天鼓励着大家:“不要怕!明天肯定有船来救我们,可能还有直升飞机呢!”

  每一天,迎着狂风巨浪的袭击,大家紧紧抱在一起,尽管如此,每天仍有人被巨浪击下水。

  “不抛弃,不放弃。谁落水了我们只要有力气就要把他救上来。”黄东东曾经10多次掉入大海之中,他个子最瘦小,“每次都感觉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帮助我,我游过去他们再把我拉上去”。

  “我们几个人从来没有放弃过,感觉要绝望的时候就一起喊‘加油’‘不要怕’。” 林圣平说。

  第七日,海南临高籍的30多岁的阿亮和林绍志也出现了幻觉。

  阿亮跳下海后,被林圣平和林绍敏救了上来。此时,林绍敏的堂哥林绍志也突然跳下海。在救林绍志时,没人注意到阿亮又跳下了海……

  之后,30多岁的陈姓渔民也因为出现幻觉,反复跳下海3次,每一次都被旁边的几个同伴救上来。直到第4次游走……

  结局一样悲惨———他们如陈金龙一般,固执地跳入大海,去寻找只有他们才能看到的光亮,再也没能回来……
引用 我心中的大海 2016-4-18 10:53
美济礁上的纪念碑应该重建,修的更加高大上,让人们记住这段悲惨的历史!
引用 山野村夫 2016-4-18 12:03
历史不会忘记这些守礁的百姓。
引用 Rocky 2016-4-18 12:14
渔民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的。
引用 光辉炫耀 2016-4-18 13:52
那么苦的日志挺过来了,,未来大步开发
引用 zjs555 2016-4-18 14:35
真的不容易呀
引用 cqlok 2016-4-22 11:45
你们不是为自己谋生,而是为中华主族寻找出路!
引用 mashimariyu 2016-4-22 15:19
版主把以前新闻发出来,似乎是有什么含义没想明白
引用 GDGZGLZ15301 2016-4-26 21:25
历史不会忘记这些守礁的百姓。你们是不穿军装的军人!致敬!
引用 longxu 2018-8-17 16:29
太不容易了

查看全部评论(15)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辽ICP备12011429号|辽公安备21091102000117|南海研究论坛

GMT+8, 2021-10-17 14:04 , Processed in 0.16432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