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研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南海研究论坛 首页 历史篇 史料 查看内容

黄克夫|南沙群岛实踏记(1947年6月上海《大公报》刊载)

2016-5-14 23:29| 发布者: Damein| 查看: 4008| 评论: 6|原作者: 黄克夫

摘要: 本文作者黄克夫是香港《大公报》记者,这是他于 1947 年 5 月 6 日随我国“中业”舰访问南沙群岛时写的一篇新闻邋讯 ...


本文作者黄克夫是香港《大公报》记者,这是他于 1947 年 5 月 6 日随我国“中业”舰访问南沙群岛时写的一篇新闻邋讯,该文并于同年 6 月在上海《大公报》刊载。

出发前后

    我国“中业”舰于1947 年 3 月底便奉到命令,从上海开往南沙群岛,由于该舰机器破旧,要经常修理始能行驶,当海军总部下达命令时,它正泊在上海大修当中。同年 4 月中旬始修理完竣,遂从上海开往高雄装载运往南沙群岛的物资、粮食等。但舰刚到高雄,修理未久的机器又有损坏,迫得只好又再重修。因此,一拖再拖,直至 5 月 3 日始由台北驶往广州,途中尚在香港停泊两日。
    我于 5 月 6 日登上该舰,原定当晚 12 时从广州起航的,嗣因一时雇不到“领江”,遂改为 7 日启行,但又因故再改为 8 日中午 12 时开出,而实际上却是在 5 月 8 日下午 3 时 30 分才开航。从白鹅潭开至黄埔,机器又小有故障,迫得又在黄埔停了一夜·延至 9 日中午,始开出珠江口,驶向海洋。

兵舰上


    登舰不久,即听到一片诉苦之声,经济部、中央研究院各机关派随舰往南沙考察的人员诉说,船从上海开出后,沿途耽搁太多·他们在船上已误一个多月了;又说船上的伙食非常坏,饭粗菜劣,甚难下咽,菜淡而无味,蛋亦甚少,六七人一桌,没有一餐可吃饱的。住在坦克舰舱,油味很重,令人感到窒闷。 开能之后,管制了淡水,任天气如何炎热,汗臭满身,也不能洗澡洗衣服,大家都担心会弄出病来。官兵们则诉说待遇微薄,舰长每月发 40 余万元,士兵只发三四万元。据说有不少技术优良、年资很老的海军员兵,都因此而离开岗位,转到民营轮船公司去了。
    离开珠江口之后,海上风光颇为绮丽,绿波白浪间,渔帆飘荡,极目浩瀚的海洋,胸怀为之爽朗。可惜缺乏海洋生活的经验,受不了浪涛的激荡,随时晕眩欲呕,未能在甲板上尽情浏览。由广州出发,历两昼夜,抵达海南岛南端的榆林港,始终未进饮食,到榆林港登陆时已俨然病人一样了。
船到榆林港,适遇南中国海为低气压所袭,西南沙群岛均电告白浪滔天,潮水涌到营门口,树木船筏被折损甚重,因航行不便,迫得在榆林港避风,等候了 7 天,至 5 月 18 日下午 8 时,始由檎林港开赴南沙。

到达南沙


    从榆林港至南沙群岛的主岛——太平岛(日本占领时期称为长岛),航程636浬,18日开航之后,沿途风平浪静,海不扬波,航行甚平稳,但越向南行,天气越炎热了,上午10时之后,便不能再逗留甲板上看飞鱼和海鸟了,太阳晒得人头晕脑胀,躲在舱里又闷热不堪,故这一段旅程虽较广州至榆林港那一段平稳无风,毕竟也是不舒畅的。忽然20日早上轮机组副机也坏了一部(原有一部主机,两部副机),航行速度由每小时10涅减至5一浬,恐怕要走4天4夜才能到达南沙群岛的太平岛呢,船上的人都惶然焦急起来,大叹倒霉不止,幸抢修迅速,当晚就把机器修复了,速度增至每小时1 1浬,终能于第二天下午5时,到达了太平岛。
    未发现太平岛前,舰上和岛上通电话,问他们看不看得见船桅,回说看不见。叫岛上烧烟火,以便发现目标,但岛上找不到燃料,大家正在紧张的时候,桅杆顶上的嘹望哨报告,发现在前方10浬处有三艘渔船,经再三察看才辨出是一个小岛,待肉眼能看清楚的时候,这小岛就和甘蔗园一样,后来对照海图才判定这是敦谦岛(日本占领时称为北小岛),因为这些岛很小,而超出高潮面又仅2公尺,所以很不容易发现。岛的周围都布满珊瑚礁,倘若不是及早发现,使船上有所准备,俟驶近岛才发现时,必致演出触礁的惨剧,故在到达太平岛前两三小时内,船上全体官兵都异常紧张,据舰长李敦谦说:这些小岛即使用雷达搜索,也不容易发现,特别是在风浪很大的时候。发现敦谦岛后不久,即发现太平岛,最初只是一个黑点,渐渐变为一条黑线,慢慢地可以看到岛上的旗杆和椰子树了,这时候全船人员都欢呼起来,愉快的情绪,不可抑止。
    舰驶至岛南隅距岸五六百码的海面下锚,铁锚刚抛下,舵机即宣告损坏了,大家都捏了一把冷汗说:“好危险啊!”
    6时许我们乘小划子登陆,适逢潮落,小划子不能靠岸,故上岸时须走过二三百米尽是珊瑚礁的海滩,珊瑚尖锐而滑,举步艰难,又是一番滋味。岛上守军及工作人员,早已在海边列队欢迎了。他们是去年12月接收时候就到了岛上的,半年来孤悬海外,生活桔寂,感情上对于祖国及乡情都怀着深沉的系念,于是彼此相见的时候,他们竞兴奋得流下泪来,谈及岛上半年来的生活情形,他们说还算安静,不过困在小岛上,半年不见船来,总感觉得这个世界太狭了,生活也单调得很,又说:“如果你们再迟5天才到,我们便要绝粮了,已经两个月不知油味了。”到他们的仓库里一看,确实只剩下一包大米了。

太平岛风光


    太平岛的面积仅比广州的沙面大1/3,东西长1360公尺,南北宽300公尺,环岛漫步一周,只须50分钟。岛上树木丛生,间有香蕉、木瓜、椰子等树。岛上没有居民,也没有毒蛇猛兽,但蚁鼠却很多,随处可见。据驻军说:他们的米粮是与鼠蚁平均分食的。丛莽中有野狗一头,野猫数只,都是日本人遗留下的,月前驻军已把野狗捉获,经过一番豢养,现在又驯如家犬了,只是这几只野猫还未捕获。由我驻军带到岛上的动物,计有小黄牛l头,小猪10余只,鸡、鸭、猫共10余只,母狗一头。
    岛上有一种海鸟,甚为精灵而有组织,白天到别的小岛上觅食,黄昏时候则结队归来。投宿之前,必先有一二鸟低飞侦察其宿营地,侦察完毕,然后一声长啸,如发号令,盘旋于上空之队伍方鱼贯降下于丛莽中,但通宵仍有一二只鸟轮值盘旋空中,其任务如嘹望哨然。倘有人走近其宿营地,哨兵即发出信号,群鸟闻警即振翼高飞,我们在岛上住了3夜,头两个夜里12时至3时都轮流到海边巡逻,打算捕捉此时上岸的大乌龟,因此会使这些鸟群一夕数惊。    岛上没有粘土,全是灰白色的珊瑚礁经风化后变成的细沙,不适宜于种植稻粟和蔬菜之类的作物,日本人曾运了一些泥土到岛上,于岛的中部辟一两亩地方,试种各种作物,曾经试种甘蔗成功了渤在我守军弟兄们又利用这块园地试种蔬菜和瓜豆类,最初播种下去,皆为鼠蚁食了,就是瓜菜长成了幼苗,也(有缺失)
    本来岛上也有许多鸟粪,但被日本人所经营的拉强磷矿公司采掘,业已被运去25,900余吨,故现在岛上的鸟粪已不甚丰,无采掘的价值了。近十年来又因日本人在岛上建设了武装,复遭猛烈战火,海鸟多已离去,于是近十多年来,岛上没有新堆积的鸟粪层。
    南沙群岛的潮汐,高潮时间多在上午7时至10时,高潮到来的时候,有如万马奔腾,澎湃之声控制着岛上的一切音响,使人激荡起一股奋励振作的情绪,汐退开始于下午1时,5时以后便是最低潮的时候了。低潮之时,北面海滩伸延人海达500米,南面水较深,亦有200余米的海滩,东西两端较小。低潮之时,海滩上珊瑚礁石丛中,鱼虾海参很多,任人采撷,环礁之间,水深不过5尺,实为最优良的鱼产之区。
    晚间大乌龟(有三四百斤重者)、玳瑁、螃蟹、寄生蟹等结队登陆,爬过沙滩或珊瑚的堆积物的时候,发出一种沙沙之声,俨然秋风扫落叶一般,海产之丰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难怪日本人要在这里建筑渔港了。



日本人的建设



    日本人侵占南沙群岛先后达10余年,到底彼等在岛上搞了一些建设,虽然这些建设现在已被战争破坏了,但从残碎的遗迹上,还可揣测出当年日本人建设的规模及其计划。日本人在岛上建筑有钢骨水泥的平房十余座,位于岛之东隅的两座,是其海军员兵宿舍及仓库,但已被炸毁,不能再修理了。岛西隅的一座,则尚能避风雨,现为我电台员工所住。南隅一座原为发电厂,附近弹痕累累,墙壁及上盖略有毁损,现为我守军独立排营房,其余十余幢星散全岛各隅,皆仅存屋基。
    岛上给水设备,独立排营房之后,有水塔1座,长方形的蓄水池1口,全岛各隅,有圆井5口,方井4口,圆井直径2公尺,方井宽1公尺,深度三四公尺,储水量视潮汐之涨落而定,水质仍带成味,非良好之饮料,故日本人特建洋灰蓄水池10口,收蓄天水,可供300人之饮食。
    岛之中南部有一洋灰晒鱼场,长宽各30公尺,高60公分,附近有冷藏库等建筑,但已炸毁殆尽了。我守军现利用晒鱼场改为篮球场。南面海边有长45公尺,高2.8公尺的防浪堤,日本人原计划这条堤长620公尺的,堤内即为鱼港,港内水深2.5公尺,面积13000平方公尺,防浪堤为供渔船避风浪之用。

    在岛的东西两端及中部,都建有地面防空室,以砂及珊瑚礁块铺盖之,构造颇为完善,现在被我利用为储藏室。于登陆险要的地方,均建有机关枪掩体和炮座,其他如重油库、医疗室、嘹望台、气象台等都粉碎得几乎不能辨认了。但被遗弃于海边的钢轨、钢板、机件等,则仍堆积如山,无人过问,现在被水侵了1年多,连废铁也不能用了。



战迹巡礼



    日本人曾利用南沙群岛为其侵略南进的跳板,但最后失败也从南沙群岛开始。据海军方面的情报记载,当年盟军在南太平洋开始越岛反攻的时候,南沙群岛附近战事甚为激烈,就以南沙群岛的主岛太平岛而言,即被炸得遍体鳞伤,在丛莽中仍有10余枚未爆炸的500磅以上的大炸弹,我岛上守军将炸弹壳挂起作为警钟。海滩上机关枪弹壳遍地皆是。在岛的东南、西北两处海面,距岸数十码至200码的地方,有沉船多艘,其中一艘是美国船,潮退落时,其船桅尚露出海面。日本投降的前1年,美日海空军在太平岛外100浬处有过一场大战,跟太平岛北6浬的敦谦岛(日人占领时称北小岛)上,还有一架相当完好的美国坠机,不久以前,我岛上电台工作人员曾往敦谦岛把该机上的无线电零件拆回。
    据负责接收南沙群岛的人说,初登陆太平岛的时候,曾发现美军的罐头空罐,房屋墙壁上,歪歪斜斜地写了许多英文字(字迹至今尚隐约可见,但不完整了)。这些都证明了美军曾在这里登陆过,说不定岛上的日本人都成了俘虏,日本人留下的物资也可能成了美军的战利品了。在岛上凭吊当年战争的遗迹,尚历历如昨。


日本人的坟墓



    日本人占领与建设太平岛,颇有牺牲,从其遗留于岛上的坟墓及碑记可资证明,在岛的中南部有“平安丸遇难记念之碑”,岛北路边有“故林茂之墓”碑,上刻“昭和十六年十二月五日建立”。碑之另一面则镌“佐世保海军工厂出张员一同”,林茂墓附近有“故中村渠次郎之墓”,碑反面有“新南群岛渔港设施工事,昭和十六年七月廿七日亡”。可见El本人为占领和建设太平岛而牺牲的技术员工不少。

    又从另一个残碑的记载上判断,El本人侵占南沙群岛,最早是在大正六年(按,即1917年。——整理者)的时候,这块残碑是在岛南海滩上发现的,上面分行排列刻有如下的字样:“大正六年六月平田,大正六年八月池田余,大正七年十二月小仓,大正九年十二月……大正十年六月掘二,大正十年十二月同社,大正十二年九月同社。昭和四年四月。附记:昭和四年四月帝国壤乜二付此处。”昭和十二年八月十日立等字样。



匆忙北返



    在太平岛上住了三天,因为天气过热,室内平均温度在华氏92度以上,海水温度也很高。5月22日那天,永兴舰(奉命保护中业舰而到南沙的)坏了一部发电机,不能吹送冷气,弹药舱的温度增加到华氏96度,诚恐发生爆炸,全船震惊,于是原定乘永兴舰到各小岛上巡礼一周的计划,也只得临时取消了。中业舰也在日夜赶工,抢卸运济岛上守军的物资,卸毕即于5月24日下午3时,起碇匆匆北返,从广州至太平岛航程1130余涅,往返海程达10昼夜,这次在榆林港又被耽搁了12天,以22日的旅程时间换取在太平岛3天的逗留,支付的光阴也真是太浪费了,尤其是前往考察地质海产的人员,往返花费了3个多月,而在南沙只有3天工作,因此他们叫苦不迭。


    1947年6月25日追记于广州



(原文刊《广东文史资料》第62辑)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丁 2016-5-14 23:27
当时条件确实艰苦,但还是要感谢国民党时代的一些有识之士,有海权意识收复的海洋失地,就像一些人说的,本来我们应该能享受抗战胜利的果实,分享一些日本甚至英法等在亚太的殖民地领海等,但等不及去获得我们就第一时间内战开始了,以后就是日本等周边国家尽得利了。
引用 c123123 2016-5-15 02:13
不错的历史纪录。。。
引用 荒岛情缘 2016-5-15 09:00
可惜包括中业岛在内的几个岛都丢了!
引用 zwtl 2016-5-15 12:10
很好的资料,谢谢楼主的分享!
引用 buffero 2016-5-16 17:46
珍贵的历史记录
引用 cdb001 2016-5-29 22:26
珍贵史料

查看全部评论(6)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辽ICP备12011429号|辽公安备21091102000117|南海研究论坛

GMT+8, 2021-10-17 14:12 , Processed in 0.14357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