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研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南海研究论坛 首页 历史篇 史料 查看内容

李景森|收复西沙亲历记

2016-5-17 14: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93| 评论: 13|原作者: Damein|来自: 南海研究论坛

摘要: 原载于《看历史》2011年7月刊:中国向洋100年_最南的海 最蓝的海,本帖引自http://bloghistory.news.ifeng.com/article/12282674.html 1946年,在美受训的中国海军接收8艘美国军舰回国,其中四艘军舰回国后的第一项 ...
       原载于《看历史》2011年7月刊:中国向洋100年_最南的海 最蓝的海,本帖引自http://bloghistory.news.ifeng.com/article/12282674.html

1946年,在美受训的中国海军接收8艘美国军舰回国,其中四艘军舰回国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收复南沙和西沙。李景森作为永兴舰首任副舰长,亲历了这一重要的历史事件。

1946年,我们结束了在迈阿密为期两年的训练准备回国。这一年,美国按照租借法案要移交给中国8艘军舰,由我们驾驶回国。

永兴舰回国后执行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代表中国正式收复曾被日本占领过的中国南海的西沙群岛。当时中国政府除向世界发出公告外,还决定将西沙主岛更名为“永兴岛”,将南沙群岛主岛更名为“太平岛”,以表彰执行收复任务的两艘主要军舰“永兴号”和“太平号”。

那年我26岁,是永兴舰首位副舰长。

我们永兴舰有六十来人,舰上很多水兵都是抗战中投笔从戎的大学生和高中生。我得先讲一讲这些军舰和学生军人的来历:

1944年,二战还没有结束,为了让中国海军配合美国进攻日本本土,担任护航任务,美国要移交给中国8艘军舰。因为抗战之初,中国军舰遭日本毁灭性打击,已经没有一艘对日作战的军舰。有些军舰炸毁了但炮还没毁坏,就把军舰上的枪炮拆下来,在宜昌支起炮架子,在重庆也支了炮架。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海军在江阴要塞自沉军舰,封锁了江面。(812日至29日,中国自沉35艘军舰和商船,以阻日舰逼近南京——编者注)本来是想炸毁日本军舰,但是行政院机要秘书王俊是个汉奸,他把这个信息先告诉了日本人,后来日舰全跑了。总之,中国海军当时已没有能迎战的军舰了。

太平洋战争开始时,中国海军一艘军舰也没有了,全被炸毁了。中国派军官到美国去参加太平洋战争,1944年在重庆考试,我就考到了美国去。因为我们是军官毕业的,所以不进正规学校,而是到迈阿密海军基地训练,然后到对面古巴的关塔那摩实习。关塔那摩是古巴很好的港口,被美国强行租借去了。在美国学了两年,1946年我们就开着军舰回来了。

中国在1944年征招了1000名青年参加了盟军海军,我是其中一员。和我同时参加盟军海军的,除了我们马尾海军的军官和学员,还有社会上各大学的大学生,也有中学生。大学生参军保留学籍,打完仗还能继续回学校读书。这1000名中包括几十名军官,其他都是学生,一同被派往英国、美国学习相应的课程并接收8艘军舰。学生学的是当水手。

英国也送给中国两条大舰,当时中国最大的军舰重庆号,就是英国送的。重庆号回来比较晚。

19464月,8艘军舰从关塔那摩港启程经巴拿马运河回国,6月下旬到达上海吴淞口,然后进南京,接受整编。整编以后再返回上海江南造船厂例行检修。

回来的时候,我是在太平舰做舰务官,相当于船上副舰长之下的总管。回国的路程是先到古巴,途径墨西哥、巴拿马、夏威夷、关岛、东京、回到上海,再到南京下关。

10月下旬永兴号在江南造船厂完成检修,就接到海军军部命令,与太平、中业、中建四舰同往南海,接收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这项任务是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来的,中国政府要收复被殖民主义者占领的领海。

林遵上校任总指挥,姚汝钰为副总指挥;林遵老师,我当学生时他是我的大队长。林遵坐镇太平舰,率中业舰收复南沙群岛;姚汝钰坐镇永兴舰,率中建舰收复西沙群岛。永兴舰舰长是青岛海军学院毕业的刘宜敏,是我在美国的同学。我被升职为永兴舰任首副舰长。

1029日,四舰从吴淞口出发,111日到虎门。在海上时,蒋介石生日的时候,船上还加了菜。

由于南沙海域风暴等气象原因,中间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来不再等与太平舰的约定时间,我们永兴舰和中建舰就先驶向西沙。

我们在到达永兴岛之前,先是巡遍了群岛的大小岛屿和礁石、浅滩,然后才在永兴岛登陆。

西沙群岛上最大的岛将以我们这艘永兴舰的名字命名,在接收之前,南沙和西沙一些重要岛屿已经命名过了。

1124日来到永兴岛,在离岛约200米处抛锚放救生艇,我们把碑抬上了永兴岛。碑上面就三个字“永兴岛”。永兴岛是西沙第一大岛(1.68平方公里),半个小时就能走完。岛上没有人影,只有一条狗,它见到人,尾巴能弯过来像个指针,有人告诉我这个品种叫pointer(指针)

永兴岛在二战中被日本人抢走,接收永兴岛仪式是29日,在这里鸣放礼炮立主权碑,主权碑有半米来宽、一米来高,四个人能抬得起。不是很大,后来他们给我看的照片,好像又换过。当时碑不能太大,是救生艇把碑弄到岛上去的,珊瑚礁可能把它搁浅。礼炮就是舰上的炮,我们立碑的这天,由外交部向世界宣告,西沙群岛现已回收。

这次还有一个岛被命名为“中建岛”,另有一个岛是一艘登陆艇艇长的名字,他登陆时就把那个岛的名字用自己名字命名了。他不是马尾的,是电雷学校毕业的,后来到了台湾,还写过文字说起这个经历。

西沙群岛主岛永兴岛、南沙群岛主岛太平岛是从日本人手里收复的,在二战之前,法国人占过。南沙西沙以前都被法国人占去过,就在我们走了之后,法国人还把我们留在岛上的一个班的海军陆战队赶到越南去了,后来就把人遣散回家。

中建岛除在岛上树立更换岛名后的碑石,以记载收复情况外,还在岛上建起营房以供驻岛守军居住。

在这些岛屿上有多处留下中国渔民曾在那里居住过的踪迹和所挖掘的水井、所修建的小庙。除在南沙群岛的太平岛上遗留有被炸毁的日军在占领期间所建的住房外,没有看到任何外国人曾在这岛屿上居住过和活动过所留下的痕迹,没有开矿的印迹,也不像太平岛上有运矿的铁轨。永兴岛就没有开发过,除了鸟粪我没有看到其他东西,也没有水井。无可辩驳的事实都证明了这些岛屿是中国人最早发现和长期使用的。

1988年收复南沙和西沙群岛42周年的一次纪念活动中,我说过这样的话:42年前我曾亲身参加收复西沙和南沙的工作,我巡航过的南沙群岛的太平岛正由在台湾的中国人所组成的军队坚强地驻守着;而西沙群岛主岛永兴岛以及这一群岛的所有岛屿正由在大陆的中国人所组成的军队坚强地驻守着。这种情况正如古语所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可见尽管目前海峡两岸的中国人还存在着一些分歧,但在保卫祖国领土完整的大前提下,还是能够做到同心协力、共御外侮。收复西沙后,我们马上又往岛上派驻了人员,因为要施工,建电台,这里没有淡水和食物,还要搬生活物资。驻人是为了守虎门,占住永兴岛就能守住虎门。

接收了永兴岛之后,我们又去了收复后的南沙和西沙其它岛礁巡航,在南沙群岛上我还拣到了永乐年间的钱币。(1947年)12月间,我们还到了曾母暗沙。就是收复以后,各群岛再全部巡航一遍。

永兴舰在广州驻守了一段时间,一直守到7月,以保持与西沙、南沙群岛的联系,负责给西沙、南沙群岛各驻人的岛屿送给养,在南中国海巡逻,执行保卫南疆的任务。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秋高气爽 2015-9-9 13:55
非常赞赏老海洋。
引用 洢水河边 2015-9-9 16:19
向老海洋人致敬!!
引用 Damein 2016-5-17 13:51
原载于《看历史》2011年7月刊:中国向洋100年_最南的海 最蓝的海,本帖引自http://bloghistory.news.ifeng.com/article/12282674.html

1946年,在美受训的中国海军接收8艘美国军舰回国,其中四艘军舰回国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收复南沙和西沙。李景森作为永兴舰首任副舰长,亲历了这一重要的历史事件。

1946年,我们结束了在迈阿密为期两年的训练准备回国。这一年,美国按照租借法案要移交给中国8艘军舰,由我们驾驶回国。

永兴舰回国后执行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代表中国正式收复曾被日本占领过的中国南海的西沙群岛。当时中国政府除向世界发出公告外,还决定将西沙主岛更名为“永兴岛”,将南沙群岛主岛更名为“太平岛”,以表彰执行收复任务的两艘主要军舰“永兴号”和“太平号”。

那年我26岁,是永兴舰首位副舰长。

我们永兴舰有六十来人,舰上很多水兵都是抗战中投笔从戎的大学生和高中生。我得先讲一讲这些军舰和学生军人的来历:

1944年,二战还没有结束,为了让中国海军配合美国进攻日本本土,担任护航任务,美国要移交给中国8艘军舰。因为抗战之初,中国军舰遭日本毁灭性打击,已经没有一艘对日作战的军舰。有些军舰炸毁了但炮还没毁坏,就把军舰上的枪炮拆下来,在宜昌支起炮架子,在重庆也支了炮架。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海军在江阴要塞自沉军舰,封锁了江面。(812日至29日,中国自沉35艘军舰和商船,以阻日舰逼近南京——编者注)本来是想炸毁日本军舰,但是行政院机要秘书王俊是个汉奸,他把这个信息先告诉了日本人,后来日舰全跑了。总之,中国海军当时已没有能迎战的军舰了。

太平洋战争开始时,中国海军一艘军舰也没有了,全被炸毁了。中国派军官到美国去参加太平洋战争,1944年在重庆考试,我就考到了美国去。因为我们是军官毕业的,所以不进正规学校,而是到迈阿密海军基地训练,然后到对面古巴的关塔那摩实习。关塔那摩是古巴很好的港口,被美国强行租借去了。在美国学了两年,1946年我们就开着军舰回来了。

中国在1944年征招了1000名青年参加了盟军海军,我是其中一员。和我同时参加盟军海军的,除了我们马尾海军的军官和学员,还有社会上各大学的大学生,也有中学生。大学生参军保留学籍,打完仗还能继续回学校读书。这1000名中包括几十名军官,其他都是学生,一同被派往英国、美国学习相应的课程并接收8艘军舰。学生学的是当水手。

英国也送给中国两条大舰,当时中国最大的军舰重庆号,就是英国送的。重庆号回来比较晚。

19464月,8艘军舰从关塔那摩港启程经巴拿马运河回国,6月下旬到达上海吴淞口,然后进南京,接受整编。整编以后再返回上海江南造船厂例行检修。

回来的时候,我是在太平舰做舰务官,相当于船上副舰长之下的总管。回国的路程是先到古巴,途径墨西哥、巴拿马、夏威夷、关岛、东京、回到上海,再到南京下关。

10月下旬永兴号在江南造船厂完成检修,就接到海军军部命令,与太平、中业、中建四舰同往南海,接收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这项任务是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来的,中国政府要收复被殖民主义者占领的领海。

林遵上校任总指挥,姚汝钰为副总指挥;林遵老师,我当学生时他是我的大队长。林遵坐镇太平舰,率中业舰收复南沙群岛;姚汝钰坐镇永兴舰,率中建舰收复西沙群岛。永兴舰舰长是青岛海军学院毕业的刘宜敏,是我在美国的同学。我被升职为永兴舰任首副舰长。

1029日,四舰从吴淞口出发,111日到虎门。在海上时,蒋介石生日的时候,船上还加了菜。

由于南沙海域风暴等气象原因,中间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来不再等与太平舰的约定时间,我们永兴舰和中建舰就先驶向西沙。

我们在到达永兴岛之前,先是巡遍了群岛的大小岛屿和礁石、浅滩,然后才在永兴岛登陆。

西沙群岛上最大的岛将以我们这艘永兴舰的名字命名,在接收之前,南沙和西沙一些重要岛屿已经命名过了。

1124日来到永兴岛,在离岛约200米处抛锚放救生艇,我们把碑抬上了永兴岛。碑上面就三个字“永兴岛”。永兴岛是西沙第一大岛(1.68平方公里),半个小时就能走完。岛上没有人影,只有一条狗,它见到人,尾巴能弯过来像个指针,有人告诉我这个品种叫pointer(指针)

永兴岛在二战中被日本人抢走,接收永兴岛仪式是29日,在这里鸣放礼炮立主权碑,主权碑有半米来宽、一米来高,四个人能抬得起。不是很大,后来他们给我看的照片,好像又换过。当时碑不能太大,是救生艇把碑弄到岛上去的,珊瑚礁可能把它搁浅。礼炮就是舰上的炮,我们立碑的这天,由外交部向世界宣告,西沙群岛现已回收。

这次还有一个岛被命名为“中建岛”,另有一个岛是一艘登陆艇艇长的名字,他登陆时就把那个岛的名字用自己名字命名了。他不是马尾的,是电雷学校毕业的,后来到了台湾,还写过文字说起这个经历。

西沙群岛主岛永兴岛、南沙群岛主岛太平岛是从日本人手里收复的,在二战之前,法国人占过。南沙西沙以前都被法国人占去过,就在我们走了之后,法国人还把我们留在岛上的一个班的海军陆战队赶到越南去了,后来就把人遣散回家。

中建岛除在岛上树立更换岛名后的碑石,以记载收复情况外,还在岛上建起营房以供驻岛守军居住。

在这些岛屿上有多处留下中国渔民曾在那里居住过的踪迹和所挖掘的水井、所修建的小庙。除在南沙群岛的太平岛上遗留有被炸毁的日军在占领期间所建的住房外,没有看到任何外国人曾在这岛屿上居住过和活动过所留下的痕迹,没有开矿的印迹,也不像太平岛上有运矿的铁轨。永兴岛就没有开发过,除了鸟粪我没有看到其他东西,也没有水井。无可辩驳的事实都证明了这些岛屿是中国人最早发现和长期使用的。

1988年收复南沙和西沙群岛42周年的一次纪念活动中,我说过这样的话:42年前我曾亲身参加收复西沙和南沙的工作,我巡航过的南沙群岛的太平岛正由在台湾的中国人所组成的军队坚强地驻守着;而西沙群岛主岛永兴岛以及这一群岛的所有岛屿正由在大陆的中国人所组成的军队坚强地驻守着。这种情况正如古语所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可见尽管目前海峡两岸的中国人还存在着一些分歧,但在保卫祖国领土完整的大前提下,还是能够做到同心协力、共御外侮。收复西沙后,我们马上又往岛上派驻了人员,因为要施工,建电台,这里没有淡水和食物,还要搬生活物资。驻人是为了守虎门,占住永兴岛就能守住虎门。

接收了永兴岛之后,我们又去了收复后的南沙和西沙其它岛礁巡航,在南沙群岛上我还拣到了永乐年间的钱币。(1947年)12月间,我们还到了曾母暗沙。就是收复以后,各群岛再全部巡航一遍。

永兴舰在广州驻守了一段时间,一直守到7月,以保持与西沙、南沙群岛的联系,负责给西沙、南沙群岛各驻人的岛屿送给养,在南中国海巡逻,执行保卫南疆的任务。





引用 1024016985 2016-5-17 15:08
铁证如山!
引用 荒岛情缘 2016-5-17 15:53
以史为鉴!
引用 赤瓜礁 2016-5-17 16:06
多多向外国人宣传
引用 dkzxzwm 2016-5-17 17:00
要向全世界宣传。
引用 GDGZGLZ15301 2016-7-15 11:05
多向外国人宣传 一下!
引用 ぷ灵ふ狐ぞ 2016-7-21 00:23
最喜欢看亲历记了。
引用 che 2016-12-9 16:52
95岁"永兴"舰副舰长回忆收复西南沙群岛情景

http://news.ifeng.com/a/20161208/50385611_0.shtml

2016年12月08日 19:25

来源:中国军网

■记者陈国全、特约记者李唐、通讯员侯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6年12月8日,海军在北京举行中国收复西南沙群岛70周年纪念活动。时任"永兴"舰副舰长、95岁高龄的李景森发言。 李高健 摄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亲手把刻着‘永兴岛’三个大字的岛名碑竖立在岛上的情景……”当年率舰收复西南沙群岛的“永兴舰”副舰长李景森已经95岁了,已是鲐背之年的他,精神矍铄、口齿清晰地讲述自己亲历的那段珍贵历史:“太平岛上有中国渔民建造的土地庙,神主牌位上用中文写着‘福德土地龙神之位’。庙附近还有一口淡水井,井水非常甘甜可口,在井边我拣到一枚中国明代永乐年间铸造的钱币……”

12月8日,在中国收复西南沙群岛70周年之际,海军在北京隆重举行纪念活动。当年参加收复行动的亲历者、见证人,亲身讲述收复西南沙群岛的艰辛过程;来自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代表,从历史、现实和法理等角度,共同阐述中国政府南海权益主张的合理性、合法性和正义性。

上午9时,纪念活动正式开始。李景森老人不到十分钟的发言,仿佛还原了那一重大历史事件——1946年11月至12月,中国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派出“太平”“永兴”“中建”“中业”4艘军舰收复西南沙群岛,竖立岛名碑,登岛举行接收仪式……

“南海诸岛历来属于中国!”李景森说,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强调不管是收复西沙群岛,还是之后前往南沙群岛巡航,都只发现中国渔民在岛上活动的历史陈迹。
引用 che 2016-12-9 17:25
http://mil.news.sina.com.cn/chin ... xypipt0569702.shtml

在70年前参与收复西南沙行动,并率先遣队登上永兴岛的永兴舰副舰长李景森先生已95岁高龄,回忆当年情景,仍然激动。他指当时美国和南中国海周边的东南亚各国都无异议,现在提出主权争议,不容让步。

  李景森称:“我想强盗有强盗的逻辑,他们要想夺我们的土地,他什么话都会讲出来,我们不让他。我要亲身再参加,保卫我们国家的国土。”

  据了解,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协定》,原先由日本侵占的南海诸岛归还中国。中国海军派出“永兴”、“中建”、“太平”、“中业”等四艘军舰组成“前进舰队”,在指挥官林遵、副指挥官姚汝钰率领下进驻各岛。

  1946年11月24日,姚汝钰率“永兴”、“中建”两舰到达西沙主岛武德岛。为纪念两舰收复西沙群岛,将武德岛及其附近的半路峙分别改名为永兴岛和中建岛。

  1946年12月12日,林遵率“太平”、“中业”两舰到达南沙主岛黄山马峙。为纪念两舰收复南沙群岛,将黄山马峙及其附近的铁峙分别改名为太平岛和中业岛。
引用 cdb001 2016-12-9 17:49
把录像保存,多留证据
引用 Damein 2020-6-25 01:59
“永兴岛”立碑人一记李景森的航海人生
潘健生
收复“永兴岛”
1946年11月,日本投降的第二年,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国政府决定收复被殖民主义者占领的南海诸岛,并决定委派太平号、永兴号两艘军舰前往执行南沙和西沙群岛的收复工作。这项任务落在了由林遵上校为总指挥,姚汝钰为副总指挥的接收团队身上。中国政府还决定由林遵坐镇太平舰,率中业舰收复南沙群岛;姚汝钰坐镇永兴舰,率中建舰收复西沙群岛。永兴舰舰长则由青岛海军学院毕业的刘宜敏担任,李景森此行升职为永兴舰首任副舰长。当时,李景森25岁。接收舰队10月29日就从吴淞口出发了,11月1日到达虎门。由于南沙海域风暴等气象的原因,中间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来不再等与太平舰的约定时间,永兴舰和中建舰先驶向西沙。
2013年6月初,我们采访李景森时,他还清晰地向我们描述了当年他们在广州,时任广东省最高军事长官张发奎宴请他们一行的情景。
李景森回忆道:“张发奎当时对我们说:法国人重返越南,有染指西沙、南沙群岛的迹象。中国政府决定派舰队收复这两个群岛,中央政府决定委派专员前去接收。南海片区有很多岛屿,南沙、西沙最大,考虑再三,决定派你们去。意思就是由我们就去接收这两个岛屿。”
李景森说:“当时,殖民主义占领西沙群岛时他们叫派拉西奥群岛(PARACEL LSLANDS),把永兴岛称为伍狄岛(WOODY LSLAND),分别被法国和日本占领过,期间一直使用的是这两个名称。”接收永兴岛之前,日本人侵占该岛及南沙群岛。
11月24日,永兴舰来到离岛200米处,军舰因为水深不够不能再往前了,于是李景森与他的战友们把石碑放在救生艇上。靠近岛的沙滩后,把石碑抬上岛。石碑上就刻着三个字:“永兴岛”。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由永兴舰前往接收该岛,就以其舰名命其岛名。其他几个岛也是用接收的舰艇名称命名,比如中建舰接收的岛就命名“中建岛”。
永兴岛面积1.68平方公里,是西沙第一大岛。当时他们登岛的时候岛上并没有人,却有一条狗。狗见到人时尾巴能弯得像个指标,有人告诉李景森,这条狗的品种就叫 POINTER,正是“指标”的意思。
而真正接收该岛的仪式是在11月29日这一天进行的。他们把半米来宽,一米来高,四个人抬得起的石碑从救生艇上扛到岛上并竖在一个远远就能看到的显眼的地方。那一天,作为首副舰长的李景森是主要的树碑人。至今他对这一刻依然记忆犹新,在向我们讲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李景森的眼神依然闪着光彩,流露出自豪的神情。
李景森说:“竖立起主权石碑后,我们开始鸣放礼炮。礼炮其实就是舰上的真炮。这天,由外交部向全世界宣告,西沙群岛现已收回。”
少年军校生
李景森何许人也?他是中国航海界的老前辈,几十年 来一直从事与海军、与航海教育和航海管理等相关的工作,是一位始终不渝的怀揣着中国近代海洋梦之人。
现年九十有三的李景森,1921年出生于福建省。
1932-1933年,李景森在家乡福建省立第一中学读初中。13岁那一年,在父亲与叔父的安排之下,虚报一岁(当年要求14岁以上才有报考资格),并以优异成绩名列第三考入了“福州马尾海军学校”。
该校的前身是中国最早的一所海军学校-马尾船政学堂,该学堂由清朝同治年间大学士左宗棠提议,在同治五年即1866年与马尾造船厂同时开办。
这是一所著名的海军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对近代中国有重要影响:甲午海战的强将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就是从这里毕业;以设计、修筑京张铁路而闻名于世的詹天佑也从这里毕业;在辛亥革命中率舰队起义的舰队司令黄钟英、清末海军大臣、民国的海军总长、一度出任国务院总理的萨镇冰,以及:1946年率领前进舰队收复西沙、南沙群岛的林遵、参加重庆号巡洋舰起义的邓兆祥等等,均出自这所学校。把斯密的《原富》、孟德斯鸠的《法意》、赫胥黎的《天演论》首先翻译到中国的严复,也是该校的毕业生。
这八年的军校生活,完全按照英国军校的模式运作,管理十分严格。经过八年多的学习训练,李景森于1942年毕业,因学习成绩优异及表现出色,于是毕业后留校任学生队长至1944年。是年,中国将派军官到美国参加太平洋战争,在重庆考试,他就又到重庆考试并考上到了美国,成为美国海军迈阿密训练中心学员,接受了为期两年的学习训练,包括在迈阿密海军基地训练和到由美国租借的古巴关塔那摩港实习。
驾舰回国
1946年,李景森以优异成绩毕业。这时,美国承诺交给中国政府用于抗战的八艘军舰也制造完成,即将其交给这批没经培训的学员驾驶回国。李景森自然成为接舰回国的一员,担任永泰舰舰务官。
4月,八艘军舰从古巴的关塔那摩港启程回国。他穿上海军军服,英姿飒爽,迎着海风,经古巴、墨西哥、巴拿马、夏威夷、日本回国。两个月后,即6月下旬,军舰到达上海吴淞口,开始了本文开头描述的一幕。

拒绝内战
接收西沙以后,他们驾驶着永兴号回到广州。不久,接到国民党海军当局指令,要李景森驾舰北上。
李景森关心时政,他知道此时国共内战一触即发,北上很可能是去打内战,这是他最不愿意看见更不愿意参与的。李景森决定不北上。他选择了一个理由:他已八年未回家,要回家看看,同时治病。这是他所做的第一步。为了避免海军继续追他回去,他做的第二步是改名为李敬先。
但是,25岁的他,还要做有益于社会的事。他利用自己有文化,又在美国接受过训练,懂英文,又有海洋工作经历,进入了当时在福州的行政院救济总署渔业物资管理局任技师,专事接收和管理战后国际救援组织捐赠给中国的有关渔业物资的事宜。当时,具体工作是准备接收一批由美国来的远洋作业渔轮。他在该机构工作了两年,直至1948年。
投身国家航海教育和活动事业
教育在李景森的心目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这也许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他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中学在福建省立第一中学就读,13岁考入海军学校,然后留校当助教、学生队长。后又到美国接受美式海军教育训练。更重要的是,他的家庭对教育极其重视,他的出身本来就是一个书香世家,从小就熏陶在教育的氛围里。而且他觉得,一个人投身航海只是一个人,你再出色也只能驾驶一条船。而教育则是造就许多人才,可以驾驶许多船舶的大事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他参与了航海教育的开拓性工作。先后在上海航务学院航海系、大连海运学院、广东航运学院、广东交通学院任教并兼任航海教研室主任,并经交通部任命作为武汉水运工程学院广州分院筹备组顾问,该院正式成立后则作为武汉水运工程学院广州分院顾问,并担任广东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海军广州舰艇学院海员专业训练顾问。
在投身航海教育的同时,他还编著了大量航海的教科书及面向大众普及性航海著作,计正式出版的著作包括:《航海学》《雷达与航海》《近代航海方法》《海上航行注意事项》《雾中航行》《航海推算》《海图作业须知》《海上船舶避碰》《双曲线系统无线航海仪器的定位原理和方法》;翻译著作有:《航海学》《利用扇形无线电指针在海上测定船位》《船舶操纵要素及计程仪改正定量的测定》。上述著作均由人民交通出版社出版发行。
1964年,交通部决定由广州海运局牵头,筹建广州航海学会,李景森被指定具体负责这项工作,从此,他在航海学会工作了27年。在学会刚成立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他作为副秘书长,不算“走资派”,他利用这段时间潜心研究,注重普及航海知识,根据自己多年的航海经验总结编写了《船舶防台》等普著作,与珠江电影制片厂联合编拍了《船舶避碰》《船舶救生》《油轮安全问答》《油轮防爆》《油轮安全管理》,广泛地宣传了海上航行安全的知识。

李景森几十年来醉心于航海教育、科研与普及工作,从不知疲倦,因为他出色的工作和对航海事业的不懈追求,1978年,他代表广东省航运界到北京参加全国科学大会,光荣地得到邓小平同志接见并合影。
在我们采访他的时候,93岁高龄的他依然一派军人的作风:白色的短袖衬衣烫得整齐笔挺,坐在凳子上腰杆直挺。我们感受到他的心依然牵挂着大海。他说:“我们国家现在可以说是海洋大国了,但离海洋强国还有很远的距离,还需要一代一代人不懈的努力。”“我现在可以做的就是,以自己大半生所经历的中国因海洋事业落后被人欺负的经历,不断地呼吁年轻的一代投身海洋,呼吁国家更注重发展海洋事业。没有现代的强大的海上力量,就没有中国梦的实现!”


查看全部评论(13)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辽ICP备12011429号|辽公安备21091102000117|南海研究论坛

GMT+8, 2021-10-17 14:20 , Processed in 0.15368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