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西沙

南海研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南海研究论坛 首页 历史篇 史料 查看内容

老兵讲述三沙老照片故事:中建岛上永不落幕的电影幕布

2016-7-25 16: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648| 评论: 5|原作者: che

摘要: 2016年07月24日 14:09 来源:南海网 筑梦三沙 守望南海——三沙设市四周年   访谈现场。南海网记者刘洋摄 南海网海口7月24日消息(南海网记者黄丹)水舱 ... ...


2016年07月24日 14:09

来源:南海网

筑梦三沙 守望南海——三沙设市四周年


  访谈现场。南海网记者刘洋摄

南海网海口7月24日消息(南海网记者黄丹)水舱舱盖当饭桌、中建岛上“永不落幕”的电影幕布、椰子树下才能种活的蔬菜……一张张三沙老照片,呈现出守岛的艰辛和战士们苦中作乐的乐观精神,在三沙设市四周年之际,照片的作者孙振军7月22日做客南海网新闻会客厅,讲述了他记忆中的三沙苦与乐。

孙振军1980年入伍,在海南某部队服役6年,从事过新闻、摄影工作,服役期间多次前往西沙,拍摄了大量珍贵的老照片。在三沙市举办的“印像·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暨设市四周年摄影大赛中,孙振军贡献出大量珍贵的照片。

回想起1982年第一次赴西沙,当时乘坐的船不大,一个大浪过来就把船推到十几米的浪尖,再狠狠地摔下浪底,所有人都被甩得不能动弹,胃里所有东西都吐出来了。

“到最后我吐了像蛋黄一样一团一团的东西,我纳闷我没吃鸡蛋啊,老兵告诉我,这是胆汁,让我赶紧喝水,不然没东西吐只能吐胆汁了……”孙振军说,虽然首航西沙对于肉体来说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但在精神层面,却是他毕生的回忆和骄傲!

船快靠岸时,孙振军远远地看到前方有一个红点,拿望远镜一看是五星红旗。“那一刹那,祖国、海疆的概念一下子就出来了,在永兴岛第一次看到五星红旗的感觉,我永生难忘!”

翻看当年拍的老照片,一张战士们围着吃饭,在常人看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照片,孙振军感慨不已。

“这是在护卫艇上拍的,艇上生活条件很艰苦,中间像饭桌的那个是水舱的舱盖,每天都是在舱盖上吃饭。”孙振军说,艇上没有新鲜饭菜,战士们每天只能吃罐头,刚开始吃的味道非常好,吃不了三天,“别说吃,你看到炊事员打开这个袋子闻到那个味儿就想吐。”艇上没有新鲜果蔬,也因此“催生”了一个例行规定动作——战士们吃饭前先列队,由卫生员每人发维生素,在首长的监督下吞下去,不吃就会因为缺维生素而生病。

另外一张在中建岛拍摄的大合影勾起了孙振军的回忆,勾起他回忆的不是照片里的主角,而是主角身后那幢小楼前的电影幕布。“这块幕布是从来不摘掉的!”原来,当时一两个月甚至两三个月才从大陆来一次补剂船,送来淡水、蔬菜、报纸、书信和电影,船没来,没有新电影,旧的几部电影就要反反复复播放。


“放到什么状态呢?放到战士们晚上躺在床上可以对台词,从头对到尾!”比如《刘三姐》,一个战士唱一句“唱山歌了”,下一个就接一句“这边唱来那边合”,可以从头唱到尾。

还有一张老照片,让孙振军骄傲地笑称:“我看大棚蔬菜的鼻祖应该是来自我们西沙群岛!”这张照片是两名战士在椰子树下种菜,由于西沙太阳太烈,暴晒在太阳下,什么菜都种不活。后来守岛战士就摸索出在树荫底下种菜,以及用椰子树叶编成遮阳棚搭起来等办法,菜就能种活了,椰子叶编的席棚就成了最具西沙烙印的“蔬菜大棚”。

守岛生活虽然艰苦,战士们却克服困难,苦中作乐,孙振军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这些珍贵的画面。2015年11月,阔别几十年后,孙振军有幸再登永兴岛,此时的永兴岛让孙振军感到震撼。

“现在不仅有医院宾馆,还有污水处理站,还有酒吧,这个是西沙吗,这个简直是京沪杭,有大都市的感觉了!”孙振军感叹到。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防城高原 2016-7-25 17:55
再过多几年,就更加天翻地覆了
引用 ぷ灵ふ狐ぞ 2016-7-26 01:05
越来越好了。
引用 che 2016-8-3 19:45
孙振军:魂牵祖宗海 梦萦三沙岛

http://www.hq.xinhuanet.com/sansha/2016-08/02/c_1119323678.htm

2016-08-02 16:54   来源:三沙市人民政府网

    8月1日出版的晋陕豫黄河金三角经济区《黄河时报》第七版视觉·影像以《魂牵祖宗海 梦萦三沙岛》为题,整版报道了西沙今昔变化。图文作者正是受邀参加“印像·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暨设市四周年摄影大赛并被授予“三沙市荣誉摄影师”称号的著名摄影家、河南省摄影家协会评论员、黄河时报总编辑孙振军。他说,此次重返三沙感触颇多,希望通过新老照片对比和细腻的文字,记录下三沙成长故事。
    2016年5月初,由三沙市委宣传部主办、南海网、三沙市人民政府网承办的的“印像·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暨设市四周年摄影大赛启动,征集内容分历史图片、新作品两种。征集结束时,大赛共面向全球征集到5000余张照片。
    孙振军是历史照片提供者中的“大户”。据统计,他个人为本次大赛提供了50张三沙市的历史图片。其中,他的作品《艰巨岁月——西沙往事》组照获得历史图片三等奖,组照《耕海履痕——三沙旧影》获得优秀奖。
    得知要回西沙时,孙振军非常激动和兴奋,因为那里藏着他毕生最引以为豪的一段经历与往事,西沙的一切让他魂牵梦绕。1980年,孙振军入伍,在海南某部队服役5年多,从事过新闻、摄影工作,荣立三等军功2次,曾出过16本个人专著,两次被授予河南省优秀记者。服役期间多次前往西沙,见证西沙的发展与成长,拍摄了大量珍贵的老照片。
    今年7月24日,三沙设市四周年,“印像·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作品在永兴岛市政广场前展出,吸引了不少驻岛军警民前来参观。那一张张黑白、泛黄的老照片,让大家感受到了岁月的沧桑、历史的厚重,更加体会三沙人砥砺创业的艰辛,感激前辈打下的基础;那一张张彩色、亮丽的新照片,也让大家看到三沙建市以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日新月异的面貌,更加感念中央决策的英明,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成就。
    “这是在护卫艇上拍的,艇上生活条件很艰苦,中间像饭桌的那个是水舱的舱盖,每天都是在舱盖上吃饭。” 在一张战士们围着吃饭、常人看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照片前,孙振军向三沙市委书记、市长肖杰等领导道出了照片背后不为人知的艰辛。他说艇上没有新鲜饭菜,战士们每天只能吃罐头,刚开始吃的味道非常好,吃不了三天,看到炊事员打开袋子闻到那个味儿就想吐。那时艇上没有新鲜瓜果蔬菜,也因此“催生”了一个例行规定动作——战士们吃饭前先列队,由卫生员向每人发维生素。
    时光流逝,岁月不复,站在当年拍摄的照片前,52岁的孙振军依然不失军人本色。对于西沙,孙振军有说不完的情,所拍摄的每一张照片也在无声诉说着他的西沙情结。
    “现在回想起在西沙的日子,那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经历,也是我最自豪的时光。”谈起当年的西沙岁月,孙振军感慨万千。
    “如今的三沙有医院、宾馆、学校、美食园、咖啡屋、酒吧等,还有设备先进的污水处理站,垃圾回收中心,日渐有了京沪杭大都市的感觉。”阔别几十年后,再登西沙,面对第二故乡在吃、住、行、文化、娱乐等方面的变化,孙振军不禁发出翻天覆地、换了人间的感慨。他说,三沙建市以来,变化一日千里,面貌日新月异,岛更绿、海更清、景更美,令他情不自禁拿着相机对西沙的云、西沙的海、西沙的礁石、西沙的海螺、西沙的一草一木拍个不停……
    据悉,1986年孙振军退伍以后,一直情系西沙,笔耕数十年,先后曾发表视觉往事之西沙中建岛、西沙女民兵、西沙的海、西沙的云、西沙的碑、西沙的捞海人、八十年代西沙戍边人等一系列西沙文章,近期还将自己笔耕数十万字的关于西沙岁月的书籍出版发行。
    “让更多的人了解西沙是我们这些老兵义不容辞的责任。”孙振军说,这次上岛拍摄了一万多张照片,他要继续用手中的相机记录好三沙影像,塑造三沙形象,讲好三沙故事,用毕生努力当好三沙的义务宣讲员。(王蓓蓓)
引用 che 2016-8-3 19:49
河南老兵被聘三沙荣誉摄影师 老照片带你穿越时空

http://henan.qq.com/a/20160803/008100.htm

东方今报  2016-08-03 08:23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6年5月初启动的“印像·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暨设市四周年摄影大赛,面向全球征集了三沙的新老照片共计5000余张。八一前夕大赛结果出炉,河南摄影家孙振军提供的历史照片获三等奖与优秀奖,并被聘为三沙市荣誉摄影师。

□东方今报记者 邱文博 受访者供图

据了解,孙振军是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三门峡市摄协主席、黄河时报总编辑、高级记者。1980年入伍,孙振军在海南某部队服役5年多,服役期间多次前往西沙,见证了西沙的发展与成长,并拍摄了大量珍贵的老照片。

8月1日,记者采访到了孙振军。作为此次大赛照片提供者中的“大户”,孙振军拿出了近50张珍贵历史照片。

在接到大赛组委会的邀请时,西沙的难忘岁月便一直在孙振军脑海中萦绕。

孙振军告诉记者,此次受邀重返西沙,他觉得三沙变化翻天覆地,岛更绿了、海更清了、景更美了。除去参加摄影比赛外,他又可以拿着相机拍摄西沙的云、西沙的海、西沙的礁石、西沙的海螺……

回忆起当初当兵时第一次登上永兴岛,孙振军苦笑道:“当时乘坐的船不大,所有人吐了一路。到最后我吐了像蛋黄一样一团一团的东西,我纳闷我没吃鸡蛋啊,老兵告诉我,这是胆汁,让我赶紧喝水,不然没东西吐只能吐胆汁了。”

船快靠岸时,孙振军远远地看到前方有一个红点,拿望远镜一看是五星红旗。“那一刹那,祖国、海疆的概念一下子就出来了。”孙振军说,

时隔30多年,再次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孙振军仍难掩激动之情,他说:“虽然首航西沙对于肉体来说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但在精神层面,却是我毕生的回忆和骄傲!”

“西沙是我永远想念的地方,我和我的镜头也永远为它准备着。”孙振军说。

1986年,孙振军退伍,为了留住对西沙的念想,他在每个岛上的制高点拍摄了整个岛屿的照片。

如今孙振军依旧是个充满激情的摄影记者,相机永远不离身。记者注意到,孙振军穿着一条“过时”的海蓝色军裤,他开玩笑说道:“我一年四季只穿两条裤子,而且都是军裤,一条海蓝色,一条军绿色。”

■链接

2012年,海南省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办事处撤销。同时建立了新行政区三沙市。三沙市是海南省四个地级市之一,现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政府驻地位于西沙永兴岛,也是中国位置最南、总面积最大(含海域面积)、陆地面积最小和人口最少的地级市。

相关视频:

边防老兵的海岛情缘
引用 Damein 2016-8-11 19:13
来源:河南日报 记者:刘景华
链接:http://newpaper.dahe.cn/hnrbncb/html/2016-08/09/content_59740.htm
p56_b.jpg

孙振军(左)与战士们一同升国旗 资料图片


    三沙巨浪翻,情思无限,
    南海留我青春篇。此情难遣?往事三十年。卫国守边,
    手握钢枪浑身胆,冷眼观潮笑群倭,敢放狂言!
    一首《浪淘沙·怀三沙》道出了退役老兵孙振军的无限情怀。在今年举国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周年之际,这位三沙老兵向记者展露了那一份感天动地的爱国情怀,那一份牵念南海国土的赤子深情。
    孙振军,国内著名摄影家、摄影评论家,现为河南省摄影家协会评论员,三门峡摄影家协会主席,黄河时报总编辑、高级记者。曾在西沙某部队服役近6年,服役期间多次前往西沙,拍摄了大量的珍贵照片。在今年三沙设市四周年之际,孙振军受邀参加“印象·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暨设市四周年摄影大赛,获得三等奖,并被授予“三沙市荣誉摄影师”称号。
    戍边近六载,三沙成为他的第二故乡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对于孙振军来讲,在南海戍边近六年是自己今生最大的幸福和骄傲。孙振军1980年入伍,在南海舰队某部队服役5年多。“现在回想起在西沙的日子,那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经历,也是我最自豪的时光。”谈起当年的西沙岁月,孙振军感慨万千。
    1982年初,孙振军第一次赴西沙,当时乘坐的船不大,一个大浪过来就把船推到十几米的浪尖,再狠狠地摔下浪底,所有人都被甩得不能动弹,胃里所有东西都吐出来了。“到最后我吐了像蛋黄一样一团一团的东西,老兵告诉我,这是胆汁,让我赶紧喝水,不然没东西吐只能吐胆汁了。”船快靠岸时,孙振军远远地看到前方有一个红点,拿望远镜一看是五星红旗。“那一刹那,祖国、海疆的概念一下子就出来了,在永兴岛第一次看到五星红旗的感觉,我永生难忘!”
    30多年后,再次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孙振军仍难掩激动之情,他说:“虽然首航西沙对于肉体来说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但在精神层面,却是我毕生的回忆和骄傲!”
    孙振军拿出当年拍摄的照片,向记者娓娓道来。在中建岛拍摄的大合影照片前,身后那幢小楼前的电影幕布,让他依稀回到当初那个年代。“这块幕布是从来不摘掉的!”原因是当时一两个月甚至两三个月才来一次补给船,送来淡水、蔬菜、报纸、书信和电影,船没来,没有新电影,旧的几部电影就要反反复复播放。
    一张战士们围着吃饭,在常人看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照片,却让孙振军回想起当初的岁月。“这是在护卫艇上拍的,艇上生活条件很艰苦,中间像饭桌的那个是水舱的舱盖,大家每天都是在舱盖上吃饭。”孙振军告诉记者,艇上没有新鲜饭菜,每天只能吃罐头,刚开始吃的味道非常好,吃不了三天,别说吃,看到炊事员打开这个袋子闻到那个味儿就想吐。
    尽管条件艰苦,但是孙振军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我对三沙有种放不下的感情,因为她是我的第二故乡。”
    退伍30多年,三沙记忆时刻萦绕于怀
    正是这种深厚情感,让孙振军对三沙有着无法割舍的情怀。
    孙振军向记者介绍,三沙市是2012年伴随海南省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办事处的撤销而同时建立的新行政区,是海南省四个地级市之一,现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政府驻地位于西沙永兴岛,是中国位置最南、总面积最大(含海域面积)、陆地面积最小和人口最少的地级市。
    孙振军告诉记者,建市以来,三沙变化翻天覆地,面貌日新月异,岛更绿、海更清、景更美。除去参加摄影比赛外,他又可以拿着相机拍摄西沙的云、西沙的海、西沙的礁石、西沙的海螺……
    在今年三沙设市四周年之际,孙振军受邀参加“印象·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暨设市四周年摄影大赛。他精挑细选了近百张在驻守三沙时拍摄的照片,并取名《艰巨岁月·西沙往事》,作品荣获历史类图片第四名、三等奖;另一组图片《耕海履痕——三沙旧影》,荣获优秀奖。
    作品展位前,水舱舱盖当饭桌、中建岛上“永不落幕”的电影幕布、椰子树下才能种活的蔬菜……50多张时间跨度半个多世纪的新旧照片,展现了老兵孙振军的西沙岁月,也反映了三沙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受到邀请重返三沙的孙振军站在自己当年拍摄的图片前,向三沙市委书记、市长肖杰讲述起当年所亲历的三沙故事,那时候守岛官兵的艰难令他印象深刻。
    心念南海,时刻准备着再戍海疆
    退伍以后,孙振军一直情系西沙,笔耕数十年,先后曾发表视觉往事之西沙中建岛、西沙女民兵、西沙的海、西沙的云、西沙的碑、西沙的捞海人、八十年代西沙戍边人等一系列西沙文章,近期还将自己数十万字的关于西沙岁月的书籍出版发行。
    “让更多的人了解西沙,是我们这些老兵义不容辞的责任。”孙振军说。“前段时间,正是因为读了孙振军先生的西沙岁月往事等一系列文章,才了解到西沙的一些情况。”作为《黄河时报》的读者,市民周先生经常会翻阅孙振军关于南海的系列文章,“其实,那段时间一直想了解西沙的事情,但是我们离西沙那么远,很少有机会这么详细地了解西沙的事情。”
    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前,遥望中国的南海,孙振军心潮澎湃,深情诵读起那首千古绝唱:“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孙振军告诉记者,52岁的他,时刻准备着投笔从戎,如果祖国需要,他将再去三沙戍守海疆,以赤子之躯保卫自己的第二故乡,捍卫祖国领土完整、捍卫和平!

查看全部评论(5)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南海研究论坛 ( 辽ICP备12011429号  

GMT+8, 2017-9-22 05:20 , Processed in 0.13876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