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研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2|回复: 2

20世纪前期,中国南海上的“东洋霸王”——平田末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7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he 于 2019-9-8 21:14 编辑 ( z4 [* o+ h" V8 X
: U1 G  x+ `& B8 U. V2 }' R
平田末治,是一个在日文谷歌上都搜不到什么资料的人物。台湾方面倒是有历史论文提到过他,简单地介绍他是日据时期常住台湾的一个日本商人。就是这样一个现在已经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的不起眼人物,在上世纪前期的中国南海上,他靠着日本军国主义国家机器的“保驾护航”,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凶神恶煞般的东洋霸王、侵略南海的急先锋。
1 J! A; E; F6 G; q9 k. ~( L: @- \! z) J
; v6 s. K9 X( V: w+ w% x甲午中日战争导致台湾沦入日寇魔掌,中国南海的东北门户,从此向日本敞开了。1907年,在“水产南进”口号的鼓吹下,日本和歌山县的宫崎进等人驾船南下,窜入中国南沙海域一带盗捕,收获颇丰,回国后大肆宣传该海域物产之富有。自此之后,日本渔船大量南下,以日据台湾为基地,皆在中国南海诸岛海域活动。日本浪人还时常袭扰中国渔民,形同海盗。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商人平田末治作为日本“南进”浪潮下的“经济浪人”冒险家群体中的佼佼者,登上了历史舞台。
/ ^8 Q8 @7 ]4 m
- y7 }: T) z; A( c5 h3 O当时日本的农业生产急需化肥,特别是磷肥十分紧俏。日本的“探险家”们纷纷前往琉球、南海以至太平洋的岛礁“考察”鸟粪磷矿资源,并在日本国内寻求财团作为赞助商,还勾结政客、海军将领,向日本政府申请专属采矿权,甚至请求“开拓殖民地,并入帝国版图”,互相竞争异常激烈。平田末治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 o9 G( J4 Z# U- [1 F
1 u( B8 L7 z+ N6 \1917年6月,当时还不满24岁的平田末治乘日轮“南兴丸”到中国西沙群岛,在永兴岛等12个岛礁擅自探测和调查,寻找磷矿。第二年的3月,他找到了两个赞助商:日本商人小柳七四郎(三井船舶的代理)和斋藤藤四郎(化肥商人),以支持他的中国西沙群岛磷矿开采计划。9月,在另一个赞助商——日据台湾的日商桢哲(日本人中很罕见的双字姓名,姓桢名哲)的资助下,平田末治开始正式启动他的西沙群岛磷矿开采计划。1 D: L8 Y: p) _% N: X1 T
/ U! b( X& p# e
1919年1月,平田末治前往东京,向日本的中央政府咨询中国西沙群岛的“主权归属问题”。日本政府自然是无视了中国的主权,平田的胆子壮了起来。3月,平田末治向日本农商务省呈递了“采矿申请书”, 请求以他的姓氏将西沙群岛非法命名为“平田群岛”, 并成立“南兴实业公司”,准备着手开发。
4 k- I$ S1 `1 w; q# l0 u6 y, B$ b+ y
1920年3月,平田末治在西沙群岛的甘泉岛擅自非法建设基础设施和矿场,雇佣台湾、琉球劳工大肆掠夺岛上鸟粪资源。6月和9月,在桢哲的资助下,平田末治分别雇佣轮船“鹿岛丸”与“第二元山丸”两次出航前往西沙群岛,装载数千吨鸟粪矿石外运销售。
3 _3 N4 B+ z& b+ e4 n: p5 x, r, R5 P& p( o' U, K
日本把中国的主权当作空气,却顾忌南海周边的西方列强。当时,法国占据着越南,也在向中国的西南内陆、华南沿海扩张势力。日本当时对法国还是有三分惧怕,平田的赞助商之一——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Mitusi Bussan Kaisha)因企图在中国西沙群岛开采鸟粪,此前曾致函询问法国西贡海军司令部司令雷米(Remy)上校: “西沙是否为法国所有?” 9月24日,雷米上校复函称:“海军档案中,并无关于西沙群岛之材料,唯就个人所知,虽无案卷可稽,可敢负责担保,西沙群岛并不属于法国。”第二年的1月23日,法国海军部回信答复位于河内的法国远东海军司令部,认为1909年中国主张西沙群岛所有权(编者注:指李准巡视西沙群岛一事),这是目前唯一可以找到的资料。, p0 W- m$ ]) x" \4 e

7 E  ]& m: s7 r9 ?1920年9月之后,为了避免在岛屿主权问题上与西方列强和(列强支持下的)中国政府产生纠纷,日本政府叫停了平田末治在西沙群岛的开采行动,但建议其寻找中国代理人,并由外务省亚细亚局长芳泽谦吉等高官对其提供各种官方协助。9 Y7 ~3 G4 X  A" z; Q
" T$ a* ~) Z9 }
其实,日本企图勾结汉奸,以兴办“合资企业”为名义侵占西沙的图谋由来已久。此前的多次努力都无果而终,这一次,平田末治终于看到了机会。
5 w+ n" y  x; v) }* O+ ?! ?) l6 u, W  p% d3 P% x
平田通过日本在华的政治、商业和情报网络与中国奸商的勾搭过程,中间情节异常复杂,只能大概地简单叙述。
( N( O6 `# r( |# ?# o1 ~
7 Y0 ?$ a; q$ _平田末治一开始选定了香港商人梁国之作为其代理人。梁国之是广东香山县人,孙中山的同乡,曾赞助过孙在广东反对袁世凯的作战(讨龙之役)。当时实际控制广东的政权,正是孙中山的“中华民国军政府”。梁国之试图利用这个交情,取得西沙群岛的开发权。
& M' k. z6 y; }. F1 v
% w4 B" J! L8 v% N1 P* |说起孙中山先生,他是相当重视西沙主权的。1921年3月11日,他领导的中华民国军政府将西沙群岛划归广东省崖县管辖,并由内政部咨行广东省政府遵照执行。2 X. i6 S$ @! U& A# a& y! W2 G

' J, ]8 y8 }9 s5 H( w梁国之毕竟做贼心虚,知道如果直接提出申请开发西沙群岛是不会获批的。他在申请材料中,故意使用外文译名“怕卤斯里(Paracel)群岛”称呼西沙群岛,诡称这是他在海外发现的无主之地,企图混水摸鱼。军政府发现了这个猫腻,4月,他的申请被驳回。此后,平田末治开始通过中介人与中国商人何瑞年接触并勾结。) w' l8 n9 @8 x2 O3 S6 v3 C

2 L2 m/ m% e8 ^$ Q2 T! f7 e, a何瑞年也是广东香山县人,孙中山的好友。早在1920年的9月15日,他就从广东军政府内务部获得了西沙群岛磷矿采掘的试掘许可证。次年3月,他向中华民国军政府内政部呈文,报告股东、资本和屯垦计划,要求以自己的名义担任法定代表人,成立“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但未提及鸟粪开采。看上去他是一位踌躇满志的爱国实业家,但就在此时,他与平田末治勾搭上了。% c) U, b- o) b! D" _& t. q
4 s" ?  O, S) Q$ z% c
不过,平田末治已经等不及他的中国代理人的合资流程与开发申请了。1921年6月,他勾结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恢复了在西沙群岛的鸟粪开采,并雇佣轮船“明保野丸”从西沙装载鸟粪矿石外运销售。0 `* f, l- }/ t( g

  u+ M0 _! e" ~8 m4 B; R! `( @11月24日,日本代理人何瑞年与梁国之两人签订《合办西沙群岛实业公司订立合同》与《合办西沙群岛实业公司订立办事细则》,同时以该公司的名义向广东省长公署申请西沙群岛磷矿的正式开采许可。
1 o& `4 Z: J$ g, G& K# z
5 t( q: [1 G) b* E3 ?12月6日,何瑞年申请在西沙群岛开办渔业、垦殖、采矿等实业,获得广东省政府批准试办。何瑞年组织的“西沙群岛实业无限公司”获准在西沙群岛的15个岛礁上进行开采。平田末治凭借该公司的合法身份,愈发肆无忌惮,属下员工持有枪械,对西沙群岛附近海域的中国渔民施以驱逐、没收水产等暴行。
- h: D8 p" r6 G9 |4 _) w
& c# d$ ]3 M! Q7 }该年的8月22日,法国内阁总理兼外长白里安(Briand)表示:“由于中国政府自1909年已确立自己的主权(编者注:指李准巡视西沙群岛事),我们现在对这些岛屿(编者注:西沙群岛)提出要求是不可能的。”但法国获悉平田末治担任总裁的日本“南兴实业公司”已经占据西沙群岛后,认为这是日本势力在南海的扩张行为,决定与日本争夺西沙群岛,谋划派兵入侵。
& d6 o2 d# ~4 M" q" Z& m/ Q6 j2 w- T
! V* H: [# `' g' [; Z3 X1922年2月4日~3月2日,为核实承垦证照,海南岛的崖县政府派该县公民大会执行委员陈明华协同“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经理陈介叔乘坐日轮“南兴丸”(就是平田末治的那艘“坐舰”)勘察西沙群岛的北岛、中岛、南岛、树岛(赵述岛)、多树岛(永兴岛)、玲洲岛(东岛)、吕岛(甘泉岛)、笔岛(珊瑚岛)都岛(晋卿岛)和登岛(琛航岛),并测绘地图。陈明华目睹日人劫掠中国渔民财物,发现其掠夺西沙群岛资源的真相。
7 z% {. u, r! [1 b- R+ |0 n/ l6 N" j* B' F/ W2 x+ F: \+ B. b
3月,日据台湾总督府派遣其矿务课技师高桥春吉、矿务课技手长屋裕、农务课技师小野勇五郎等人到西沙甘泉岛,对平田末治的经营情况进行调查,俨然是把西沙群岛当作了日本的新殖民地。
. g7 C! F& n% Q" r& w+ v
: x) R& W9 ?  ^; [  W8 x4月,海南的崖县县长孙毓斌将陈明华等人前往西沙群岛查勘的报告呈送给广东省政府。陈明华在报告中指出“苟一旦为日本合垦,则海权领土尽行丧失。盖日人野心勃勃,苟有蚕食之隙,便肆鲸吞之心,非严于拒绝,则西沙群岛一失,琼崖必尽入其势力范围”,并要求政府“将该案注销,俾日人无从施其伎俩”。海南早期共产党人徐成章等创办的第36期《琼崖旬报》,刊发左翼革命青年联合署名的《琼崖公民对西沙群岛沦亡宣言书》,号召人民保卫西沙。琼崖各界各团体和广东省议会议员李大勋、王叙楼等亦慷慨激昂,纷纷请求广东省长撤销何瑞年承办开采西沙一案。
' k: _, o' ^0 u* z: i
5 \. S+ N8 n4 |8 F但是,何瑞年仗着自己与孙中山的私人交情、孙中山与日本的合作关系一再狡辩。广东省政府也拿他无可奈何。3 w2 b, ]9 S: N. d

( V7 R2 w2 g- H3 [- |9 l) k. `6月16日,广州发生了一件大事:陈炯明发动武装叛乱,派兵围攻广州总统府,炮击粤秀楼孙中山的住所。孙中山在“永丰”舰上坚持作战,后乘邮轮离开广东去上海。
6 G/ a% w" @; U: @5 c. v9 K! \
11月中旬,在各界的抗议和反对声中,广东军阀陈炯明执政的广东省署注销了中国商人何瑞年承办的“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原案。但因政府无力出海执法,日本人在西沙群岛的开采行为实际并未停止。1 {6 }! }/ c* p" \2 W  F( A8 x8 O+ P

; \; [. `; v( v  B/ n12月,“全琼公民大会”在海口召开,筹议挽救海南及西沙群岛利权的方案,并向中华民国北京政府(北洋政府)外交部致电:“特交国务会议,一面令行广东省长取销国贼何瑞年等承垦西沙群岛实业公司一案,一面向日本公使严重交涉,限于最短期间内所有日本人、台湾人悉离去西沙群岛以全领土而平民愤。”' `* o7 ]$ b/ n2 L' {4 h1 x' H! [
7 K0 a3 v% z0 g( H  Y/ v% t) I
1923年2月,孙中山在驱逐陈炯明叛军后重返广州,建立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就任大元帅。  B6 ]9 Y2 s7 R1 N7 s- o! T& f

* W, J6 S3 _& I; [6 c1 e: j看见好友孙中山又回来了,4月7日,何瑞年再次申请在西沙群岛开采鸟粪,由中华民国广东政府内政部和广东省署批准。何瑞年继续勾结日本商人平田末治,出卖西沙群岛的资源。
5 P6 j- {4 v! R! I, N2 n
& n2 v" _+ ]3 ?8 r! N5月3日,北洋政府对“全琼公民大会”半年前的呼吁终于有了回应:中华民国北京政府外交部致电日本驻华代理公使吉田伊三郎:“查西沙群岛既非通商口岸,外人自不准在该处经营商业,且农垦及渔盐等事向不准华洋合资承办。日本人如有前项举动,本国政府碍难允认,并希望吉田公使能对情况进行查实与制止。”不过这个交涉仅仅具有象征意义,日本人完全没有理会。毕竟,北洋政府自己连南海的边都摸不到,说这些话有什么用?
3 v: D: N8 ^' J7 r4 k  |/ o' f" a
" T! Z0 ~8 Z( }! u- A1924年3月,由于前一年的日本关东大地震对日本经济的打击等原因,平田末治决定把自己的西沙鸟粪采掘产业转让给自己的大客户、枥木县出身的日本众议院议员斋藤藤四郎。( V* V% y# F1 r( i

+ b% k7 V/ D% d& t6 f( G4 Y1 l/ V, _1925年4月3日,斋藤藤四郎正式接手了平田末治在西沙群岛的产业“南兴实业公司”,继续与中国商人何瑞年勾结,并转移到永兴岛开采鸟粪,且有向周边各岛礁扩散的趋势。日本人在永兴岛修筑码头、栈桥、仓库、轻便铁道及宿舍、厂房、神社等设施,大肆开采磷矿。
3 Q+ w# V7 n) @8 i$ E! Y1 y. t: k) k
此时,不甘寂寞的法国殖民当局也开始向西沙群岛出手了。4月和7月,法国设在越南芽庄的印度**(今越南、老挝、柬埔寨)海洋研究所(Oceanographic Institute)所长克汉姆(A. Krempf)博士率法国科学家搭乘研究船“德拉内桑”号(De Lanessan)两次到中国西沙群岛非法勘测磷矿。法国军舰也在西沙晋卿岛、金银岛、永兴岛巡逻。
! ?0 e1 [4 ]9 O3 L! }) |9 {' O: {/ e3 y9 t2 Z1 @0 o: d) A
6月19日,为了支援上海人民五卅反帝爱国运动,广州和香港爆发了规模宏大的省港大罢工。23日,英军士兵在广州沙基开枪屠杀中国军民,造成“沙基惨案”,引发广东人民反帝怒潮。7月,西沙群岛的日本人因省港大罢工陷入恐慌,大部分乘坐日轮“恭阳丸”逃离,只留下少数工人继续工作。
& Q* |  `" M( Q! w+ Z* _8 r- c
4 j% N/ f; r% i$ h1926年,斋藤藤四郎又重返西沙,继续掠夺鸟粪资源。11月,中共琼崖东南支部联合国民党进步人士,发动琼崖各县党部和团体,分别以国民党崖县党部、琼东县公民大会的名义要求广东省政府派员雇船到(西沙)岛、撤销实业公司、惩办何瑞年、驱逐日本人。在海南人民的坚决斗争之下,广东省政府以何瑞年毫无成绩为由,宣布撤销何案,并饬实业厅、民政厅派员赴西沙整理业务。但因时值广东革命政府全力北伐,实际未派船执行。此后多名日本商人仍与何瑞年勾结,但因为争夺西沙鸟粪资源而陷入内讧,竞相与国民政府“合作”,得利不多。到1929年,日本磷肥商人在西沙的非法经营活动暂时停止。
5 t5 S; x) p" ^7 [' z7 K+ B8 G- d" w7 l" W, M& X* `+ \
平田末治回到台湾后,表面上消停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其实,他在酝酿着南海上的一个更大的罪恶计划。  E, B+ c$ j7 b& c4 O& F7 G/ Z+ g

; d/ n0 _& W/ }, r在广东汕头市以南约260公里,珠江口东南方约315公里的南海上,有一个巨大的珊瑚环礁。环礁西侧有一个美丽的珊瑚岛,她就是著名的东沙岛。东沙环礁的浅水,以盛产海人草著称。在20世纪上半叶,海人草是一种有效的驱蛔药(当然现在已经被淘汰了)。于是,大批日本、琉球渔民蜂拥而至,非法采集海人草后运回日据台湾加工销售。当时的中国政府虽对他们屡有执法处罚,但毕竟国力孱弱,又畏惧日本的威势,加之部分官员已被日本人收买,没有多大效果。后来,中国商人也从政府获得了海人草的合法采集权,但因缺乏开采技术,只能把项目外包给日本承包商(其实就是盗采海人草的同一批人),造成了种种后患。好歹,日本人还是承认东沙岛属于中国的。, \, w/ A! n, o$ q

, ]% Z% y1 z* S4 r4 L1930年3月16日,东沙岛外的海天线上,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日本海军“五十铃”号轻巡洋舰。“五十铃”号对岛上的中国海军官兵宣称,自己是来友好访问的,随后一队官兵登岸参观,乘机对东沙岛的水下滩涂、港湾深度等情况进行调查,利用搜集的情报制定了对东沙岛的攻击计划。
5 l3 s  U% X7 P9 I0 N( i6 y' P, Q8 C0 y4 e, k
日本军舰没走多久,4月14日,一个叫仲间武男的日本商人,纠集上百日本工人抵达东沙,强行采集海人草。仲间武男以前是受中国商人雇佣的一个作业员,他这次声称自己是中国商人周骏烈雇佣的,但周骏烈此时已被中国政府撤销了海产承办权。29日,建设厅驻东沙岛监察员张杰山和东沙岛海产公司代理人冯德安在东沙岛截获了两艘日本渔船“日成丸”“宝丸”和上百日本工人。广东省建设厅厅长邓彦华要求日本驻广州总领事须磨弥吉郎撤回日本渔船。几经交涉,岛上日人同意停工离岛,并签具结一纸为据。尚未被运走的500担海草被张杰山没收。! _' y+ `0 m8 i1 }0 a& `3 Y  Y
" X' ^' b2 _& c% ^; O
之后的事态就开始反常起来。8月15日,一艘不悬挂国旗的日本船无视中国守军鸣枪警告,侵入东沙岛中国领海。次日,日本人又大摇大摆地强行登岸,任意拍照,守军劝阻无效。当时在中国的土地上,日本间谍猖狂到了极点。* k6 X4 P( S7 g: E* J+ T4 O
7 {2 J! p4 a; u
1931年4月,日本“长崎丸”“日向丸”“笑宝丸”“松竹丸”等渔船至东沙岛盗取海人草,东沙岛海产公司员工驾驶“东美”号渔船前往追捕。日船满载海人草逃去,并开枪向“东美”号猛烈射击。“松竹丸”触礁搁浅,船上的和田吉三郎、东滨光明等三名日本人被捕获。东沙岛海产公司将所获人赃解到广东省建设厅。6月4日,广州建设厅致函日本驻广州领事馆,要求禁止日本渔民在东沙岛作业,并赔偿损失。日方强词夺理,诿称日本渔船是在公海作业。
6 e6 j, I# S3 ?" I, W/ j4 @/ K! E4 |( A9 x' u
日本人在这里玩了一个文字游戏:按国际海洋法,领海的范围是从岛屿所在的低潮高地边缘外推计算,而日本人却是从岛屿海岸线外推计算。当时中国宣布的领海范围只有3海里,于是日本渔船可以在东沙礁盘的绝大部分浅水区“公海”随意作业。( b* K7 k( y2 [
) l6 V" m! R  D9 T
双方的交涉一直拖到10月。17日,日本驻广州总领事须磨弥吉郎致广东省建设厅称,已命令日本渔民离开东沙岛回国。这种官样文章,连日本人自己都不信。很快,日本人开始报复中国人了。. B6 p1 F) n; R  p

0 f8 n& E& I& p3 ]) }日本人对依法维护主权的中国东沙岛海产公司恨之入骨,把报复的矛头对准了这家不屈的公司。! r  O7 b7 t( N

% b* X% a; W$ s, z4 [1932年3月12日,以“新涧丸”为首的十余艘日本渔船在东沙岛海域围劫中国东沙岛海产公司渔船“东美”号,抢走自卫枪支并拆毁其发动机。离岛采草的中国渔民五人被劫持后失踪,渔民周初等四人受伤,在被劫持后侥幸逃脱。这四人爬上了东沙岛,仍被日本人一路追杀,直到躲进了岛上的军营才获救脱险。驻扎在岛上的中国海军官兵,面对日本人的暴行,也不敢有任何反击自卫行动。
9 u. x0 Y8 T/ s6 ], N' S6 x4 }' a+ N3 D2 Q. N, c2 V3 U! u
事后,广州市政府向日本驻广州总领事交涉,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和抚恤死者家属。日本政府却完全否认事实的存在,对中方要求置之不理。: P& k$ q% w! y/ ~0 D- {
) O3 T4 z2 O: |2 g
1933年3月,日本人长崎浦三又率渔船十数艘、工人数百人前来东沙岛强采海人草,并将中国东沙岛海产公司的货仓、采草器全部霸占使用。冯德安,这位东沙岛海产公司CEO的血性再次被激发了出来。他以前虽然和日本人有很多生意上的交情,但这次已经忍无可忍了。0 K( H3 L4 x9 L  F! @; @  g1 V
5 x" _1 s* M6 F( ^9 u
5月,冯德安置性命于不顾,率公司员工自备枪械,雇用商船前往东沙岛,冒险扣留了日本渔船“第十一松丸”和17名日本人,拍电报请政府派军舰前来提解。目睹中国员工的英雄义举,岛上的中国海军官兵却吓得面如土色,害怕日本军舰前来报复。冯德安经过慎重考虑,将17名日本人在警告教育后具结释放,只扣押了渔船。
' `: t) [  }4 @
( h7 ~. u& l; a: W果然没过几天,台湾总督府的巡逻船“高雄丸”率14艘日本渔船抵达了东沙岛。数百日本人无视岛上中国驻军,强行登岸,势如虎狼,夺回了被扣留的日本渔船“第十一松丸”。14艘日本渔船当着中国人的面,强采海人草,横行无忌。
* q, x' x0 E) }9 `, P
# u) K% `! `" T4 U& h! O冯德安也被日本人监视了起来,三个日本人头目站在他的面前:日据台湾水产试验场长与仪喜宣、高雄州地理事官家村隼人,还有日本商人平田末治!原来,这些年来东沙岛动荡不安的幕后Boss就是他。
5 {; e) `% j- Y2 E. @! a* G# o* w& B
! Q; }  M% h, f% N+ e平田末治微微狞笑道:“冯桑,只要你愿意与敝人签订合同,合作开采东沙岛的海产资源,保证你大大的安全和收益!”( ^7 ]8 T: P1 y

# Q* E: m' U( I5 h) F) ]# s冯德安对平田末治的要求虚与委蛇,脱险逃回广州。后来,屡受损失的冯德安因欠缴政府的特许费,于7月被取消东沙岛的海产承办权。( {* Z1 C( k0 q, ?
$ F% C1 l7 m( C0 ?' S6 l2 d: D# Y0 \
7月25日,法国以“无主地”为借口,正式公告:已在4月占领南沙群岛的九个岛屿。这就是“法国占领九小岛事件”。法军的侵略行为,激起中国人民的无比愤慨,各地工会、农会、船员、渔民及琼崖旅京同乡会等群众团体纷纷致电中国政府,强烈谴责法国侵略行径,坚决要求保卫九小岛。
0 u" Z  f. O; M) A: `- ^0 B* W" u: q$ z% i3 l1 ]
平田末治此时对南沙群岛也产生了兴趣。8月18日,他资助大坂每日新闻社的特派记者三好武二和照相课员松尾邦藏搭乘47吨的机帆船“第三爱媛丸”自台湾高雄港出发,前往南沙群岛探寻日本人在1929年前留下的遗迹。25日,两人进入南沙群岛,在北子岛东面的民房里发现中国人,岛的南端还建有房子,住有三个中国人。另在中业岛也发现有四个中国人,树干上有“打倒日本人”的标语,在鸿庥岛也见到几个中国人在种菜。他们看见中国渔民带着妻儿老小在岛上养鸡种菜其乐融融,还拿着青龙刀切海龟如切菜,把两人吓得不轻。他们始终未看到法军的踪影,显然法军只登陆而未有长期占领的打算。
: T0 \2 ]/ }$ g# |; Q6 h# p1 F$ t; M  _7 ]$ q
1935年1月18日,广东省建设厅农林局提出加强东沙岛管理、“以辟富源而维国土”的建议,经省政府批准,设立了“东沙岛海产管理处”,任命梁权为管理处主任。梁权刚刚走马上任,办公室的椅子还没坐热,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平田末治。$ x1 e3 X' N3 u& B/ w1 `/ t* L8 r5 {

2 E% T, b. b+ `' r' w平田末治的这次上门拜访,是通过日本驻广州总领事介绍,与梁权洽谈承办东沙岛海产之事,企图使盗采活动合法化。平田末治的脸皮如此厚实,实在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最后,管理处以日本的要求与广东省政府“不招外商、不引进外资”的宗旨不符,拒绝了平田末治的要求。
( z3 }; Y# B1 J  K( c6 p8 z) [7 Z8 J4 G5 B: d/ V: L* U
送走了这位难缠的东洋“客人”,梁权深感自己肩上的守土责任重大。这年3月,他和国民党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部参谋林冠英、海军司令部参谋胡应球等率员前往东沙岛巡视,回来后,他提出了三项重要建议:/ q) ^6 q& f/ Q! Y/ ~( c! w

" a; b  V6 O( J0 M* i/ r5 f1 n1、按照国际惯例,把东沙的领海权从3海里改定为12海里,为维护领海主权提供法律依据。# G' t' T3 f1 G+ s- v. i) s" U% a. Z

  ^1 K( j, I" H, Q2、将“东沙岛海产管理处”改名为“东沙群岛管理处”,“以符行政上之设置,以杜外人借口”,即等于在岛上成立政权机构。
" {0 N$ e8 z( Q+ H- g$ c! E9 `
+ p8 O/ T+ K+ U( s; D1 E( g; V# O3、将“东沙岛名称改正为东沙群岛,暗礁改为礁石岛,以杜外人觊觎”,这一点与国际海洋法中“低潮高地”享有特别地位的概念完全吻合,是非常先进的海洋权益思想。
1 }% a* X0 Q1 M  e6 y
5 X9 Y5 f( g; v7 b2 X  |' R/ q他的这三点建议,后经广东省建设厅呈请广东省政府审核,“俯准照办”。但在贫弱的旧中国,这一切努力终究是无用的文字游戏。
' c# I- i- M+ |
' f! b4 ^& y; U2 a( e1 [& [) j平田末治吃了闭门羹之后,愈加恼羞成怒。日本渔船在东沙的盗采活动,越来越猖獗。根据民国档案记载,比较大的事件有:/ }! I$ X4 y% y* I
) V7 \3 F& W. u: K- n9 X. s. z
6月12日,广东省建设厅农林局报告,日“高雄市海人草采取组合”常务理事井上龟大郎等,率领“大福丸”等十三艘船、工人数百名,在东沙群岛搭棚屋12处,居住晒草,或来或往,轮流盗采。在5月21日起至6月9日止,计20天约盗去海人草1000担,每担现值广东毫银30元,仍留九艘在岛继续盗采。日本海军“汐风”号驱逐舰在附近海域掩护这些渔船。* O. N3 H1 Y8 f6 O

, {, B3 X2 m( M" i1 H; r8 J1936年7月,日本海军“若竹”号驱逐舰掩护十余艘日本渔船,掠夺东沙海产。日海军官兵四十余人强行登陆,威胁恐吓东沙的中国驻军,要求中方允许日本渔民上岸作业,甚至扬言向日本渔民发放武器。
5 M4 x$ ?! a1 O! z% Q) Q  L6 p$ Y: E3 Y
1937年初,国民政府外交部的广东广西特派员擅自与日方就“日本渔船在东沙岛海面盗采海人草并登陆晒草”一事达成谅解,答应了日方的无礼条件。2月,中国外交部向其指示:“该岛(编者注:东沙岛)完全为我国领土。且经定为海军军事区域,日人所采之物,显属于陆地主权问题……要求严切制止,以重主权”。然而一切都是空谈……此后,日本海军巡洋舰“夕张”号、驱逐舰“汐风”号仍掩护数十艘日本渔船,掠夺东沙海产并拆卸搁浅废船等,直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I+ e& D% A1 _! s# O

% M. C: g1 w* N; W6 I1935年1月,就在觊觎东沙岛的平田末治吃了我国梁主任的闭门羹的同时,还发生了两件与南海有关的大事:
* d7 N& t# [: ?  }) V( z1 ?
, N7 z/ _! o, S$ K. G6 {( j第一件是好事:中国“全国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审定公布了《中国南海各岛屿华英地名对照表》,包括132个岛礁名称。其中,西沙群岛29个、南沙群岛(当时称为“团沙群岛”)96个,黄岩岛以“斯卡巴洛礁”之名,并作为中沙群岛(当时称为“南沙群岛”)的一部分列入了中国版图。该表将北纬4°的“曾姆滩”(即曾母暗沙)作为中国国土的最南端。5 y1 I8 \/ l  D' T
4 w/ e7 q3 c; `
第二件是坏事:平田末治与日据台湾“盐水港制糖株式会社”社长桢哲,和台湾总督府、日本海军勾结,成立了一个新企业——“开洋兴业株式会社”。这不是一家普通的商业公司,而是日本军国主义为侵占和掠夺南沙和西沙群岛特别新设立的白手套机构。其一线员工均为海军预备役军人,还受过外交、军事、建筑、渔业等方面的专业训练。“开洋兴业株式会社”的成立,标志着中国的南沙和西沙再次陷入危机,日本侵略者即将卷土重来。2 F- B( W4 g& |

: f' k/ I/ m" y( `3 H此后,日本海军派遣“龙田”号轻巡洋舰、“胜力”号调查船前往南沙群岛非法调查、巡逻,为平田末治的会社打前站。
: M! p- I" u2 C+ I, }( t6 E- F( t( W' q
1936年,“开洋兴业株式会社”派员到南沙太平岛,借口是“探查磷矿”。事情的真相却是:日本海军预备役人员十余人以“开洋兴业株式会社”员工的身份,非法入侵占领了南沙太平岛。他们从事捕鱼加工、蔬菜种植,并升起日本国旗,架设无线电台,经营所谓“新南群岛前进基地”,并禁止中国渔民登岛。* \3 G. n) q6 s7 m9 Y3 o
, k; M  o; m! ?- w( ^; P
到了1937年,随着七七事变的爆发,全面抗战的开始,东沙、西沙、南沙群岛的情况愈加岌岌可危了。# p* G6 r, T5 z0 k0 s7 R* k6 A
; q- G* Q+ N2 a
8月25日,侵华日军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与外务省发表所谓“遮断航行”宣言,宣布封锁从上海到汕头南部的中国海岸,禁止中国籍船舶航行,东沙群岛被列入海上封锁区。
% C0 ]6 I7 R' E" F
; }. n; ~) {2 |. e9月3日,日本海军巡洋舰“夕张”号和驱逐舰“朝颜”号侵占东沙群岛。中国守军奋起抵抗,毙伤日军多名,终因寡不敌众,2人力战殉国,指挥官李景杭少校等28人被俘(其中27人当月23日在广东惠来县海边获释,1人被扣在岛上服劳役)。平田末治对冯德安怀恨在心,令人抓住中国东沙岛海产公司(当年刚重新开张)在岛上的高管,严刑拷打,逼问冯的下落,但冯德安此时并不在岛上。最后,岛上的中国员工大部被驱逐,1人被扣在岛上服劳役。“东沙群岛管理处”的公务员和职工则被日军送往澳门遣散。日军夺取了东沙岛的中国气象站和电台,但不再提供民用气象服务。- n2 F3 @7 N1 }) [" _
( p; z  k4 Z# j- g. r
9月5日,日本外务省、海军省又进一步把对华海上封锁范围扩大到除辽宁、青岛和港澳外的全部中国海岸,西沙群岛也成为日本海军的海上封锁区。
% J1 s/ n' Y4 z0 M4 b' q6 k8 X% H, J6 U- V
10月,“开洋兴业株式会社”再度开始在西沙群岛盗掘磷矿,日本渔船亦来西沙群岛炸鱼捕鱼,并抢夺我渔民财物。! L* G: f4 t* _& l

7 E9 ]3 J& O8 u% R& O) z: M正当日本军国主义以商业公司的名义,在中国南海大肆扩张的时候,英法这两个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也按耐不住了。( d. v( o- W& }( K! v4 V) F

. @; A: V3 S% W. s1936年4月~5月,英国海军调查船“先驱”号再次对南海海域进行了秘密调查,在调查过程中遇到了日本海军“胜力”号调查船。$ _0 x( M; {# J2 y4 y$ p

# T4 h# _9 G( d5 y% d  `9 z+ z# q1937年4月13日~17日,英国海军派出“先驱”号调查船从香港前往新加坡,沿途寻找南海适合建造机场的地址。该船侦察到南沙太平岛上日本人和台湾劳工的动态,以及日本海军调查船“胜力”号在南沙群岛的勘测活动,但认为南沙各岛屿均不适合修机场。* L5 L& @2 U. p  m1 K
1 o8 ?* H# K4 p4 r
7月2日,英国空军部报告称,空中侦察发现,在南沙群岛的两个最大岛屿——太平岛和南威岛发现有日本人存在,随后,英国海军部和空军部建议同法国政府合作,请法国让出太平岛或中业岛,以便英国建造一个机场。后来法方认为此举军事意义不大且刺激日本,未予同意。其实法国当时并未占领南沙群岛,而太平岛已经在日本人手里。老奸巨猾的英国给法国下了一个套,通过承认法国对南沙的虚幻的主权,诱使法国和日本交恶,法国没有上当。
. ~8 H: X8 H. o9 t" v
, N8 r  g. r% l) G8 k+ L8 ^11月26日,法国殖民当局派出工程师J. Gauthier率通报舰“玛内”(Marne)号、浮标船“保罗·伯特”(Paul Bert)号和水文测量船“星盘”号前往西沙群岛,查验那里是否适合建造灯塔和水上飞机基地。编队判定在珊瑚岛适合修建灯塔,还发现日本“开洋兴业株式会社”的轮船“昭南丸”(Shonan Maru)以考察的名义在西沙设立纪念柱。4 c2 R! i& H7 x& [
' Y6 ~2 b; V, ^) S) B6 u, n+ c( j
12月4日,法国通报舰“儒勒·迪蒙·迪维尔”号(Dumont D'urville)“视察”南沙太平岛,发现岛上已经有日本“开洋兴业株式会社”人员居住。法军人员表示此次登岛目的在于调查法军1933年4月10日在岛上设置的占领纪念碑是否存在,将毁损处重新修补,并表示此为法国领土,日本人要遵守法国法律,不得拥有电台。法国舰长表示他之发言代表政府,其对日本公司人员所讲的话,犹如公文书,须请日本公司人员就其发言的纪录签字。日本“开洋兴业株式会社”经理千屋(Chiya)则表示,该公司在20年前已绘制该群岛的地图,并已在该岛采矿,此岛应属于日本所有。这两位影帝互相飙戏,秀了一番演技之后,居然相安无事。法军在登岛重建主权碑后,6日离开了太平岛。
2 d! b, E  @- c  F4 M1 O8 A& q( }4 H: _2 n7 L
1938年1月,日本海军正式侵占了西沙永兴岛。与此同时,日本与法国政府就南沙太平岛问题展开交涉。日本外交大臣广田弘毅称:太平岛的日本居民有权经营产业、悬挂日本国旗和使用无线电台,如果法属印支当局干扰,帝国政府将保护其臣民,但这不应该损害日法关系。随后法国外交部长德尔沃斯(Yvon Delbos)做出妥协:容许日本公司在太平岛的经营活动和电台的使用,但日本不能反对法国的主权主张。但此后广田弘毅驳回了法国对太平岛的主权主张。
4 i1 ^1 z0 v$ A# u% c& C  u1 ]6 T" C" Z. T  l9 B
2月,法国通报舰“萨沃尼昂·德·布拉柴”(Savorgnan de Brazza)号发现日本“开洋兴业株式会社”的商人铃木在西沙永兴岛悬挂日本国旗,奴役中国劳工十余人开采鸟粪,其颐指气使的气质像个军官一样。法军奉殖民地部长指示,向日本人宣称此地为法国领土,将日本国旗视为日本人的私有财产予以容忍(法鸡,你是有多会演戏啊!演技高到连自己都骗)。2 S( P! [8 ~# Z0 l5 k; _. l7 u0 O
0 u* H4 [# c4 C4 s2 `' {3 R3 D
4月4日,英国再次派出“先驱”号调查船前往南沙,寻找适合建造机场的选址,结论是:太平岛和中业岛可建立机场,美济礁可作为水上飞机基地。英国也鼓励法国在南沙群岛寻找建设机场的地方,以防阻日军进占南沙群岛。
! K% B8 z4 e+ s6 e+ ]" j
. r4 e9 X% U/ H7 n3 M4月11日,法国通报舰“儒勒·迪蒙·迪维尔”号抵达南沙太平岛,将过去法军留下的主权碑文重新粉刷。6 F+ b2 V, b. `( ]
* g, V. z; j! N% R# n
4月28日,法国通报舰“玛内”号离开南沙太平岛。法舰“视察”期间,岛上法国主权碑无损,但日本商人千屋经理仍在旁边悬挂日本国旗,附近停泊有“开洋兴业株式会社”的轮船“昭南丸”。日、法双方人员互相口头宣示主权(又开始飙戏了)。* a/ l  t' i- J

: w: @0 t! Z* a接下来,日本海军逐渐脱下了白手套,直接出现在南海上狗咬狗的博弈中。法国也急红了眼,不再满足于作秀宣示主权了,而是启动了没羞没臊的“同居”方案。
4 M1 {; G9 I3 @% G
0 o2 w0 m* e% n4 j8 l4月,日本海军侵占西沙东岛。
: r9 N% _1 e. g. T
2 O6 Z2 s: W) D: ?' t: _6月13日,来自岘港的以安南警察为主的法国“印度**卫队”乘坐货轮“阿尔贝特·萨罗”(Albert Sarraut)号和海关巡逻船“库伦船长”(Capitaine Coulon)号抵达西沙群岛,派出30人非法侵占珊瑚岛。15日,法属印支总督下令在西沙群岛建立“西沙群岛行政代表署”(Délégation des Paracels),隶属于安南承天省。
+ B7 f' K* D# p' Y0 I2 M+ G7 |* `2 U! q2 t( I
6月27日,日本海军的一艘巡洋舰和一艘水雷艇(小型驱逐舰)在水上飞机掩护下抵达西沙珊瑚岛海域,由第七战队参谋直井俊夫中佐(曾任日本驻法武官)带领的20名日军官兵以“散步”的名义登上珊瑚岛,与法军对峙。直井俊夫是从巴黎圣母会在日本办的晓星中学毕业的,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还有法国荣誉骑士的头衔。29日,以安南警察为主的法国“印度支-那卫队”25人登陆西沙永兴岛(此时岛上已有21名日本人和151名台湾劳工)。两艘日舰再次派徒手官兵上岛,加强对峙力量。法军拟竖立法国国旗,但遭日军制止,双方气氛一度剑拔弩张。直井俊夫直接说了:“我们过几天就可能消灭你们。”- ]% ]2 @" M  g

9 T% H+ O9 t' d- O; g7 N1 f6 B$ A' A( u* q7月6日,法军公布侵占西沙群岛的消息后,中国驻法大使顾维钧访晤法国外交部长庞莱(Georges Bonnet),代表中国政府对法国擅自派安南警察进驻我国领土西沙群岛提出抗议,并严正申述我国对保卫西沙群岛主权的立场。当天,为了阻止法国的见缝插针行为,已经在西沙群岛捷足先登的日本通过外务省发表声明:“1900年及1921年英、法两国声明中,业已宣布西沙群岛系属海南岛行政区之一部,故目前安南或法国对西沙群岛之要求诚属不公。”但随后仍然默认了法军的挤占事实,法、日在西沙群岛形成了共管局面。法军在珊瑚岛竖立“主权碑”,建造兵营“法国楼”(该建筑使用至今)、灯塔、气象站和广播电台;在永兴岛修建教堂(俗称“法国炮楼”)、气象站,把中国的娘娘庙改建成越南式寺庙。日军在永兴岛修建炮楼、气象站,在珊瑚岛修建了兵营“日本楼”(该建筑作为珊瑚气象站一直使用到21世纪)。
. Z( ]9 U3 @5 a8 P8 w* f# q( |  |! g! Q0 G+ F4 T
7月22日,法国商船“安邺”号(Francis Garnier)靠近南沙太平岛东方400米抛锚,法国人3人和越南人30人运载物资和牲畜至岛上,号称准备从事渔业活动。从此形成了日、法在太平岛的直接对峙(在太平岛上有法国无线电技师1人、越南人16人)。到1940年10月10日,日军进驻印度**北部后,将南沙太平岛上的最后25名越南人遣返,日军完全控制该岛,这是后话不提。
$ J* u9 X3 u' k& |  q9 j
; a- V/ j: d! n: C! \& Q, u7月,日本政府将南沙群岛的磷矿开采权授予日本“南洋兴发株式会社”,该公司又掠走鸟粪达67000吨。. v+ y& D' L0 {; N5 l
8 T, B; T/ q7 J2 }! S1 k5 h5 ^) {
8月7日,日本海军调查船“胜力”号在南沙太平岛非法竖立水泥碑,记载日本人侵略太平岛经过,碑文有“大帝日本昭和十一年(编者注:1936年)水路部(编者注:相当于现日本海上保安厅的海洋情报部)台湾高雄,不许**渔民登陆。”并从台湾总督府派遣一名警官驻守在该岛,于当月13日设立派出所。8 Z' N, w% r; ]% \
: |/ V3 x+ H. V9 s0 W& d
11月3日,日本又在西沙永兴岛非法竖立石碑,正面上端刻有太阳旗,下端书“大日本帝国”,背面记载日本平田末治等人侵略西沙群岛的经过,形制与南沙太平岛日碑完全相符。
$ V2 C  S9 y9 `- N/ ^
1 O; _0 Q$ M( ^# S至此,平田末治的“开洋兴业株式会社”基本完成其侵略使命。此后,他的经营情况就不甚清楚了。可以确定的是,1945年抗战胜利后,平田末治(或者他的继承人)与其他在台日商一样,黯然离开了台湾,卷铺盖回老家了。但他们所培植的台湾本土亲日势力,却一直暗流汹涌。
! F% @5 r7 I, Y* A5 t+ V) p7 W4 ~$ e
平田末治的这两块“记功碑”均于1946年被收复西沙、南沙的中国海军推倒销毁。但日本对南海的野心,战后却一刻也未熄灭过。例如1957年6月6日,日本东京东洋贸易会社小竹芳雄的调查团伪装成琉球渔民,擅自窜入我国南沙群岛勘察磷矿和鱼产,企图重温平田末治的“南中国海探险”迷梦。他们在接近太平岛时,遭到台湾国民党驻军的驱逐。24日,他又与菲律宾冒险家克洛马勾结,商议出售南沙群岛出产的鸟粪肥料,后因中国台湾当局向日本政府交涉而未果。上世纪70年代,日本的远洋渔业衰落后,日本又转而以经济手段加强对南海周边东南亚国家的渗透。进入新世纪后,日本又以“安保合作”的名义,加大对南海周边东南亚国家的军事、执法影响力,在国际社会鼓动反华舆论,力图阻挠干涉我国在南海维护主权。- l( m* j7 V2 I4 Z7 x4 v! y6 v

+ e! q* W& ^9 p但是,日本人面对的再也不是那个贫穷孱弱、腐败混乱的旧中国了,在历史的滚滚车轮面前,一切企图效仿平田末治野心的跳梁小丑,都会被无情碾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e 于 2019-9-8 20:51 编辑 ) e# g7 [4 N4 |; P! v4 B
+ Q1 Y6 R+ b! C8 x8 U+ p# X& Z
QQ截图20190908202210.jpg
4 V. ^/ \+ ]7 m0 Y6 C4 R' D( _平田末治本人在南沙太平岛拍摄的照片:岛上的原始丛林
+ O' \7 }$ @' T) w6 n7 T4 c
& e% ^/ r9 J" F# ^& b QQ截图20190908202238.jpg
2 q7 {; a" W9 E% M: N“开洋兴业株式会社”在南沙太平岛上的宿舍
! g7 K' B" u9 {+ i7 B7 F. r. X7 X: e( E/ p+ B
QQ截图20190908210758.jpg
1 {5 B/ t+ m/ b% h/ H“开洋兴业株式会社”在西沙永兴岛的石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9 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哪算什么“霸王”?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南海研究论坛 ( 辽ICP备12011429号|辽公安备21091102000117 )

GMT+8, 2020-4-1 17:53 , Processed in 0.19363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