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研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89|回复: 4

彭运生:西沙南沙 戍岛旧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6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www.nhjd.net/article-5971-1.html
% e" A9 s. e; v- A- \) c
# h* \0 `  X9 |: y1 U; {. u        彭运生,1916年生于湖北省黄陂县(今武汉市黄陂区)木兰乡。后考入青岛海军军官学校,于1940年第5期乙班毕业。1948年3月,奉命出任国民政府海军南沙群岛管理处少校主任。后历任台湾海军士官学校总教官、海军参谋学校教学教官,“太和”“永泰”等军舰舰长。1966年退役。2001年在台北去世。
' E4 f# H+ z1 R% \+ s
- R: f! D+ q) S( p$ F      2016年7月12日,美国与菲律宾密谋的所谓“南海仲裁案”出台。中国政府发表严正声明和白皮书坚决反对,海内外中国人以及众多国家、国际组织与舆论亦纷纷谴责。而原国民政府首任南沙军政长官彭运生将军之子彭志纲,则拿出其父写给原国民政府首任西沙首任军政长官张君然的信函底稿,讲述两位南疆卫士的戍岛旧事。  w# `0 r1 {1 u+ Q1 b. H
" Y" R8 v8 R# F: u
       投笔从戎当海军, S+ r( `# B0 F3 v( M( F6 o  o

6 T+ X1 K$ a& e8 a. u/ z       我的老家在有名的湖北木兰山北麓。当地流传千古的《木兰传说》,已经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许是木兰将军的荫庇,武汉市黄陂区木兰乡也是全国著名的“将军之乡”。我家就出了3位海陆将军:祖父彭矫是孙中山的少将副官主任,曾在广州平叛中营救过孙中山与宋庆龄;叔祖彭俊是黄埔4期毕业的抗日将领;家父彭运生则是当年原国民政府驻守南海太平岛的首任军政长官。" V2 W* O6 e$ H! W
. z: E0 t# |* i, d+ b. \
       由于祖父在广州叛乱的平叛战斗中为营救宋庆龄身负重伤,又积劳成疾,结果急火攻心,于1923年6月11日在上海英年早逝,年仅34岁。孙中山痛失爱将后,即令大总统府总参议兼文官长胡汉民颁证抚恤遗属,故时年7岁的父亲(1916年7月15日出生)与叔父均是靠抚恤金成长的。
" k3 T, L3 r# c5 ]6 O; [- N: {" Q9 b) |0 v2 c# N
      家父成年后为了继承祖父未酬遗志,毅然投笔从戎,于1940年在青岛海军军官学校第5期乙班航海科毕业。当年并肩坚守南疆的张君然,与家父是同班同学与好友。
0 f% `& V+ M9 i; C
% q3 h! K' F3 L* a6 M" e2 n同学携手戍南疆
0 L0 |  i2 {# p1 z* H( Z, L# Z% N4 C0 ?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依照《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台湾、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均应回归祖国。1946年,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在派人巡查南海后向行政院报告:南海诸岛无人驻守,还发现法国海军陆战队和菲律宾有窥伺西沙和南沙的图谋。于是,国民政府遣派内政部及广东省接收专员,随同护航驱逐舰“太平”号、驱潜舰“永兴”号、坦克登陆舰“中建”号及“中业”号4艘军舰组成的编队南下,前往接收南沙、东沙及西沙(简称“三沙”)群岛。
' m* P4 K2 u! P$ U9 V' Q5 ]. I$ C( [- x1 Y# K& }+ I: A8 e
     1946年秋冬时节,由指挥官林遵上校偕林焕章率“中业”号与“太平”号两舰进驻南沙群岛;张君然随副指挥官姚汝钰率“永兴”“中建”两舰进驻西沙群岛。途经虎门时,江枫渔火、夜色阑珊,张君然不禁感慨万分。事后张将军对家父说:“我在驾驶台上眺望虎门群山,遥想1840年这里硝烟弥漫,英国殖民主义者的炮舰,经过我国南海诸岛来到虎门,用大炮轰开了清王朝的大门,使我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达一百年之久。今天,我们舰队来到虎门,即将收复南海诸岛,保卫南疆,永远斩断帝国主义侵略的魔爪。抚今追昔,不胜思绪万千。”# y- x0 J" i: F) P+ W# q9 p3 h

# i; D1 H! `5 W' E2 ]0 U, N  E/ s       11月23日,姚汝钰指挥永兴舰和中建舰抢先出航,于24日凌晨到达西沙永兴岛海域。张君然率一个战斗小组乘汽艇从礁盘登陆,“环岛搜索,未见有人,原有建筑都已破坏殆尽;栈桥及原铺设的轻便铁路也都残破不全”。当时海上刮着7级大风,波涛汹涌,物资运输全靠人力在礁盘上肩扛背负,进驻过程十分艰辛。经过5昼夜奋斗,进驻工作大体完成。29日上午,编队派出仪仗队随同国民政府中央各部、委代表及广东省接收人员和驻岛官兵举行仪式。为了纪念这一事关国家主权的庄严时刻,张君然在永兴岛立下了一方水泥纪念碑。其正面碑文为“南海屏藩”,背面刻“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旁边署“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张君然立”。此碑至今立于永兴岛上,成为西沙群岛的一座历史丰碑。+ ?- R7 e' p6 Z, T
' q* z* s, M2 W4 {  ~9 f2 W( J
       再说“太平”舰的黄淡隆上尉,受命在太平岛的破瓦颓垣中树起纪念碑于岛之东端,石碑正面朝东,上刻“南沙群岛太平岛”,背面刻“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碑北面刻“太平舰到此”,南面刻“中业舰到此”。接收仪式在碑侧举行,由国民政府广东省政府专员麦蕴瑜主持。一度被法、日先后侵占的南沙群岛,从此回到了祖国怀抱。
$ E( [4 R* U  _1 L) k8 B* L8 w* F( x( f
       收复太平岛的工作完成之后,“中业”及“太平”两舰分别驶向南西沙群岛巡视各个岛屿。国民政府内务部收复南海的学者郑资约则在各岛采集资料,后收入其编著的《南海诸岛地理志略》一书中。" T9 T. a1 v& q1 m

( t% N5 ^, ?$ F2 \* z, ?. p; r      1947年3月,国民政府将东沙、西沙及南沙群岛的管辖权,由广东省政府移交给海军部(1949年4月,又改属海南岛特别行政区)。
' A! S  R+ i- _4 |2 c5 F# {+ l
8 l; l3 b4 ?- ~" E1 g      1948年春,当时官阶为少校的家父,经同窗好友、西沙群岛管理处主任张君然推荐,抛下怀有六甲的母亲和年幼的我,调到南沙出任国民政府海军南沙群岛管理处主任,成为海军驻太平岛首任指挥官。张君然在《历史回眸:收复西沙南沙群岛纪实》中回忆道:“我任海军西沙群岛管理处主任后,便推荐海总训练处参谋彭运生为南沙群岛管理处主任。……1948年3月,我与彭运生率两岛全部换防人员,先送彭到太平岛上任,然后我到永兴岛换防。”
3 S0 p0 d7 C* K4 f5 j- o1 g, e/ ~6 B
       家父是乘“中海”号军舰从上海出发,经高雄、广州、榆林港南下,走马上任的。那时的南沙群岛只有太平岛派设驻军,家父率领一个加强排的兵力(在编人员59名)驻守,驻岛人员每年轮换一次,驻岛期间支领3倍薪金。岛上装备海军电台1座,电台配250瓦功率的发报机组及相应的设备。官兵的生活供给靠运补舰每隔半年补给一次,后因内战吃紧,补给舰时常脱期,改为每次补充8个月的粮食。当时驻岛生活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现成的生活淡水,缺乏新鲜水果蔬菜。幸亏家父未雨绸缪,行前从广州运来了100多麻袋土壤和种苗,进驻后部队就自己动手,种菜养猪,有效地改善了基本生活。/ ?7 d, p4 t- C6 Q; ^

4 p2 m; r; p' \4 q9 ^0 Z, C       为了找到淡水水源,家父率部日夜奋战,对日军留下早已淤积的水井进行清理,终于挖出地下水。随后,他们又相继打出10口可供人饮的淡水井。从而,使太平岛成为南海惟一能取地下淡水的岛屿。他率官兵环岛游泳、潜水,以锻炼身体排遣寂寞之苦。同时还在太平岛上竖旗立碑。其中,高约一米碑身为方锥形的水泥钢筋碑,镌刻有“太平岛”3个大字,以作永久纪念。
  w4 h1 t# P0 @4 b( D. g; l0 Z* u: {, H
       家父平时除了带着官兵环岛游泳外,潜水捕鱼就成了日常的消遣,每当退潮时,鱼叉、网袋并用,捕到鲜鱼,打打牙祭。9 |- I+ h1 J  |; I* ]+ C

$ h7 i$ e, u* x& E3 h9 V       由于交通不便,当年既无电话,书信往来又需经年,岛上官兵与亲人仅有的联系渠道就依赖军事电信设施。舍妹出生,就是母亲到海军总部打电报,家父才知道母女平安的。: [9 t  N( X9 M& C0 s
0 I: W% L* x. N% I
        行使主权不含糊
" g" q1 B$ b1 H+ h0 ]0 U* {. @' t3 h; N5 R
       “民国卅八年一月廿八日,我以南沙地方主管的身份,在太平岛接待过一艘军舰上的美国陆军和菲律宾人员,当时我是中华民国海军南沙管理处的主任,我以国家授予我的职权,在自己的国土上接待过他们。同时正告他们南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须经我方许可方能登岛!”有一天,家父曾向我介绍了他当年履行职责时的一段往事——
4 s6 n& l* J+ t$ F4 H! f) Z1 R4 d3 o. o/ t) i
       那是1949年1月28日,一艘寻找失事飞行人员的兵船“CapFS-504”号,未经允许驶往太平岛。家父以国家授予他的神圣职权,在太平岛上对来岛寻访美军失事飞机和飞行人员的美国与菲律宾人员,严正指出:“太平岛是中国的神圣领土,你们只有征得我方同意后才能进行找寻工作。”菲、美人员听后,表示愿听从中方安排。
- s6 ~' v% j& d/ P; W8 e6 t+ U, Q  e7 U5 O( a
       所以,菲、美人员次日在取得我方许可后,才在家父率领的海军武装人员陪同下,进行找寻工作。当天下午4点左右,那艘军舰便驶离该岛。据随舰同来担任翻译的一位华侨说,那是菲律宾人第一次到南沙列岛。家父将那一次登岸、交涉以及找寻的情形,做成详细的报告,存于海事处的档案之中。8 w8 G7 B3 {. e3 i
$ B# k; p* ^' C* y2 F( M
国民政府军队退守台湾后,驻守南沙及西沙的军队也于1950年一齐撤离。6 d5 _: z* m5 {; O, [! [7 G% q

/ n' i( V$ u  [       1951年9月8日,第二次大战战胜国与战败国日本在美国签署《旧金山和约》,涉及到南沙与西沙群岛。南沙及西沙群岛领土的事项,是由中国台湾代表与日本方签订,而与前来参加《旧金山和约》会议的法国或越南没有牵涉。1952年4月28日,日本代表川田勇与台湾代表叶公超,依《旧金山和约》在台北友谊会馆签署了《中日和约》。在《中日和约》条文中的第2(b)项中,重申《旧金山和约》的条文规定,即日本放弃台湾、澎湖岛的主权。另在《中日和约》条文中的第2(f)项,日本明确表示放弃南沙群岛及西沙群岛主权。至此,台湾和南中国海岛屿的主权归属,已经完全由法律条文正式确定。
8 d' E* S' F; K, t+ S) U& W' }* p* X+ r; e$ F$ I3 k
义正词严驳谬说
/ a8 F) E& f+ _5 l" E
, X" ]6 q3 ~  D! T( C        树欲静而风不止。1955年,旅居菲律宾的美国退伍上士米兹登上太平岛,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竟然宣布该岛为“人道王国”(Kingdom of Humanity)领域地,并称该宗教组织拥有该岛主权。消息传到台湾后,台“外交部”立即发出声明称,米兹所谓新发现的“人道王国”岛,即是南沙群岛中的太平岛,一向隶属于中国。菲国政府对此事件未发表任何申明。
! z% a, G2 }- H" u2 T, @( w, N" v4 G: b& `2 I( T' r( E& `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时至1956年,菲律宾某海事专科学校校长克洛马,派其弟费立蒙带领数十名学生,登上了太平岛,称之为“自由国”(Freedomland或kalayaan)岛。并于1956年5月17日向菲律宾外交部提交文件,要求拥有这岛屿的所有权。克洛马在信中表示,这些新发现的岛屿都在菲国境界之外,不属任何其他国家。菲国外交部在接到克洛马的信件后,副总统兼外交部长的加西亚即宣称,这些岛屿距离菲国很近,即不属其他国家,又无人居住,因此菲律宾在这些岛屿被发现之后,有权予以占领。
/ F0 {& n' U0 S8 h# A8 _/ p, u) M9 \6 p% ~# U6 d* c
       台湾当局得到消息后,召开研究对策会议。家父应邀参加,他在会上列举了中国拥有南沙群岛主权的历史资料及证据。
7 I* x6 f) a5 k$ r7 W# l' d9 |: b3 E
他说,我国在秦汉时代即已发现并据有此岛。接着,列举历史典籍,如汉书郡国志到晋书的“去南海三千里”和梁书的“伏波马援将军开汉南境,置象林县,其地纵横可六百里”。以地理范围而论,实已包括南沙、东沙和西沙群岛。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日本人西泽曾一度占领东沙群岛,建屋、悬旗,并改名西泽群岛。后经清廷根据历史地理书籍图表与之交涉后,日本人撤离该岛。这是三沙群岛第一次被人觊觎。) x9 v+ G$ ?2 h. q' E

  A0 b  \9 ?( W$ H9 M       继而,家父报告了他在南沙现场考察的古遗址证据:南沙群岛很久以前便被中国人居留、勘测、利用。第一,便是太平岛和中业岛上的两座土地庙;第二,南沙群岛200多个小岛礁中,许多小岛都以我国历史人物的名字为岛名;第三,每年11月至次年4月,为南沙渔季,海南岛的渔民们常来此捕鱼。家父在任内就曾接待过14条驶靠太平岛的渔船,为其补给淡水,修理船只。渔民们说,这里是他们传统的休息地,自他们的远祖起,就一直以这群岛作为中站,他们闭上眼睛也能数出全岛12处淡水的所在地来。
4 O- R# Z0 t4 H5 z9 Y
5 @, W% d, \. a' g" _( z* R4 h8 l       家父还谈及,国民政府正式接收太平岛后不久,曾有法国人登岛滋事。那是1947年1月17日,一艘2000吨法国军舰“东京人”号驶抵永兴岛外海停泊,驻守在岛上的中国士兵,马上进入临战状态。法舰放下一艘小艇,载有两名法军官及一名翻译员,向永兴岛驶来。法军说明永兴岛为法属领土,要求岛上中国驻军撤离。当时驻守在永兴岛的电台台长李必珍严辞拒绝,并命令官兵进入紧急备战状态,严令法军立即退走。法军见无隙可乘,只好离去。
9 K* R7 `, j7 G6 q- U" K
9 V" C" b, P0 K       次日早上,法军再来挑衅,双方代表在海滩交涉,气氛紧张,彼此互不退让,傍晚法军再度乘舰离去。第三天下午4点,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王世杰在南京外交部,约见法国驻华大使梅理霭,郑重申明西沙群岛主权属于中国,并要求解释近日法舰在永兴岛的行动。法大使回称“东京人”号的行为乃该舰长私自的决定,并非法国政府指使。
( {( c9 Q9 o) C. P+ t; V) z' C# b$ m
       哪知到了1月21日巴黎路透社传电,法政府对中国军队最近占领距越南200英里之西沙群岛,向中国政府正式提出抗议。法国自称于1938年曾提出该岛屿之主权。同日又传电,法国已向中国提出备忘录,建议以仲裁方式解决问题。29日,国民政府外交部次长刘锴回答记者提问时,郑重否认法国外交部所谓“中国在1938年时同意法国占领西沙群岛”,并说国民政府在该时重申过中国一向的立场,即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是无可争议的。" c! p& c9 `3 S4 D

2 k! N/ Z! y# S" [       台湾当局研究对策会议后,一方面发表了抗议菲国副总统主张占领太平岛的严正声明,以无可辩驳的事实,阐明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另一方面由“外交部长”叶公超于1956年5月28日,召集了“外交部”东亚司长李琴,以及菲律宾驻台大使罗慕斯,举行对质座谈。会上,还邀请1946年亲历收复南沙的学者、台湾师范大学教授郑资约,现场展示在1946年期间,中国政府官员前往南沙群岛时的勘察资料及国疆石碑照片,证明太平岛乃中国领土,绝非无国属的岛屿。% o& X2 g3 `6 F2 S6 A% E7 _

1 r/ y* h8 u4 D5 _* Q0 F       随后,叶公超说,西班牙在1898年与美国签定的美西媾和条约的第三条文中,清楚表示菲律宾界线范围与南沙群岛范围不相抵触。此外,1949年美国军机在南中国海失事,美国军方与菲国人员乘舰艇前往WWW搜寻美失踪飞机下落时,曾由我国驻太平岛的南沙管理处主任彭运生出面接待,此事件前后经过,均有详细报告存留在台湾海军海事处的挡案中,美军方与菲方也应有记录可查。这些记录,都证明南沙群岛纯属中国的领土,决非无国属的岛屿。叶公超说,菲国也有许多无人居住的小岛,但并不表示这些都是无国属的岛屿。会议中,叶公超郑重地请菲国罗慕薪大使转告菲国政府:“南沙群岛主权属于中国。”3 M6 ^: b4 t# e7 y' ~$ ^

- O! a7 N8 c2 K, Y9 |       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也发表了严正声明:“南中国海上的上述太平岛和南威岛,以及它们附近的一些小岛,统称南沙群岛。这些岛屿向来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具有无可争辩的合法主权。”
/ T: i0 o2 f  ~/ z. n' ]! ~3 W3 x. R5 X+ h, p
“立威”巡弋树碑旗' _3 H, H' X9 @" I4 S
0 ]0 k; z6 u1 d" n  J6 j
       在海峡两岸根据国际公认的“历史先占”和“大陆架法则”,重申中国拥有南沙群岛主权之后,台湾海军舰队“立威”编队赴南沙群岛巡视。担任“立威”指挥官的是10年前随林遵收复南沙群岛的姚汝钰少将,时为海军中校的家父为“立威”参谋长。& {8 a- d1 Y, v
5 f9 _1 {" q: n7 t+ q% h3 E
       家父奉命会同指挥官制定的巡航方案是:广泛侦巡南沙群岛各岛,尤其是太平岛、南威岛及西月岛等主要岛屿;巡岛时绕岛一周,发现人迹,用旗语或灯号劝其离开;如遇入侵舰艇“应断然击灭或俘获”;登陆诸岛,重立石碑及“国旗”等。5 P' l  r2 H6 U5 `9 D6 s

  E0 e7 W! |* |  `2 K; W. y       经过连夜紧急备战,家父随“立威”号于1956年6月2日上午从台湾海军基地高雄左营港驶出。经过4天的航行,家父于6月6日重登太平岛,目睹营房右边立下的“固我南疆”巨碑还在,他感慨万端。+ P1 T( \7 M1 Q" y6 Q  `# L; s

, {) e- d* a& c; f; }       次日,姚汝钰率“立威”部队完成了一项庄严仪式:立碑及升旗典礼。所立主权碑高约1米,官兵们又在岛中央竖起6丈多高的旗杆。所有侦巡的官兵在标有太平岛的建筑物屋顶上,举行了庄严的升旗仪式,并拍照留存。
7 P# E" l; `. {
3 S8 p+ g8 y* G1 p2 F7 a       侦巡的官兵还登陆南沙各岛,将菲律宾的石碑敲碎,推入海中,然后在太平岛等十几个岛上,竖立中国的石碑。当时每个岛都搬去两块刻着岛名的石碑,一块竖立在岛上明显处,一块埋在岛屿某处的地下。这些秘埋的石碑,目前只有在台湾“海军总部”的档案室里,才能找到它们确切位置的记载。4 w/ Z; O6 {# c1 E7 j

4 c! f  h; T3 U3 p; t+ l3 P       “立威”离开太平岛时,岛上的中外文旧标语,被官兵们刷刮除去,留下新口号文字标志。舰队返航后,家父会同姚汝钰将军书写了书面汇报《海军立威部队南沙侦巡报告》,“海军总部”还发了一笔稿费。
. j0 ?5 k0 [5 E; {3 P7 D4 B7 g2 Q
, [- \" r( @/ ]" ]       家父晚年曾对我说,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台湾与大陆在维护南海诸岛主权问题上观点是一致的。当年参加收复西沙、南沙群岛的老人健在的已不多了,这段历史不能忘记。
' l( E6 l) S( x' M" I/ p
7 o5 r$ z+ O( M       再度巡弋设灯塔' J) `# K2 b- ]& m: D# f
# S: _! U3 j# I9 }
       面对菲人窥伺南沙群岛,并不断到太平岛上制造事端,1956年7月初,台湾“威远”编队再次巡弋南沙,并重登太平岛。此次上岛特地设置了灯塔,以显示中国在此海域所担负起的国际通航责任。  M* d* ?/ g  p* l: [

# X# Q; p8 y) ?' v. t2 g       同年9月24日,台海军派遣“宁远”编队赴南沙侦巡中,在北子岛上与克洛马人员相遇。那是10月2日,“太和”舰发现一艘小艇快速驶向北子岛附近锚泊着的一艘不明国籍的船只。“太和”舰用灯号向他们发出询问,没有收到任何答复,在相距3300码时,“太和”舰看清了船上的菲律宾旗帜。5 P9 U* P, W5 O5 f0 I+ D9 \

# ]$ ^. y% l4 d% c7 R' b: F       “太和”舰副舰长刘和谦带着14名官兵,登上菲船检查。与此同时,菲船船长费立蒙·克洛马(克洛马之弟)和轮机长段斯柯被请上了“太和”舰。$ f! P& E% p" G8 K
& F4 P9 d( Y( f
       费立蒙向胡嘉恒上校承认船是菲律宾海事学校的训练船,自己是校长的弟弟。胡嘉恒问他:“贵国是否支持贵船驶入我南沙领海之行动?”费立蒙说,这是他个人的行为。此时,检查小组正在菲船上检查航海日记、航行报告、航行执照等。离去之前费立蒙主动问,是否还能再上太平岛。胡上校令费立蒙签署文件,承认南沙群岛为中国领土,并保证今后不再进入该区。如果想上岛,须事先获得台湾的同意。5 c/ |& B4 Q+ e( e* J
. t( ], `+ k* c; h8 h; P  \! u
       与台湾海军正面遭遇后,克洛马并没有放弃他们的“梦想”,但直到1957年5月,克洛马香港新闻发布会后近一年,他既没有获得菲政府对他在南沙群岛建“自由邦”的支持,也没有受到菲政府的阻止。4 M: n/ ]: B- T- K
' H8 ?/ o! s- q$ m
       1958年,因南沙群岛遭菲、越占据情况严重,台湾当局海军派“中”字号军舰由少将姚汝钰为舰队司令,家父为参谋长,巡航南海诸岛,将菲律宾石碑一一敲碎推入海中,并在太平岛等十数岛屿各置明、暗两块石碑。返航后,家父撰写一本100多页的《海军巡弋南沙群岛报告书》。
) t" L, M( {* t1 s! M+ E* G* a4 d0 M( D
       家父在卸任南沙管理处主任后,历任海军士官学校总教官、海军参谋学校教学教官,“太和”“永泰”与“丹阳”等军舰舰长。直到1964年底,他才结束了舰长生涯,调任台“国防部”统一通信部任少将副指挥官。2 U' E' s/ Y& [! w5 q2 o5 o1 |
+ w, c; D5 u4 Z/ h
       找到西沙立碑人
, A2 N  E# ?; I0 R4 V: t6 Q2 v8 Q
3 e0 U% u7 ^( N( d" M       由于日久弥深的南海情结,家父1966年退役前,再次驾驶丹阳舰侦巡南沙群岛一周。这既是他给自己的海军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也是宣示南海诸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神圣不可侵犯。9 g" f: Q" T& p% e) D
3 [: f% x* j8 Q! R0 g
       无独有偶,家父海校同学与“三沙”驻防战友张君然,曾致函家父说:“我终生难忘戍守南疆的峥嵘岁月!”& ^/ l+ R# w$ g3 D& H
) Q; c) _7 \- x, M/ D# G! N# S1 P
       早在1946年11月,张君然参加了收复西沙群岛工作,并在永兴岛竖立“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正面刻“卫我南疆”,背面刻“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及“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立”。1947年5月,张君然被任命为国民政府西沙管理处首任主任,他在岛上再建了一座纪念碑,正面书“南海屏藩”,背面刻“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及“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张君然立”,此次立碑仍以上次立碑的时间为准。1955年南越军队入侵南海诸岛时,将西沙永兴岛“卫我南疆”纪念碑和林遵收复南沙在太平岛上立的“太平岛”纪念碑损毁。惟有张君然署名立的“南海屏藩”一碑幸存。
  A5 N( ~+ h3 A; k7 c% m
5 ?; Z4 m( T7 {8 |$ J      1986年元旦,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到永兴岛视察时,见到张君然所立纪念碑,即询问张君然下落,并指示广州军区认真查访立碑人。几个月后,广州军区在上海找到了张君然。原来,1949年张君然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退役后在上海船厂工作,曾任上海市长宁区政协委员。1986年11月,海南军区举行收复西沙、南沙群岛40周年纪念大会,特邀张君然这位历史见证人、西沙首任军政长官出席,他因此重游西沙。
/ r5 M9 S3 A3 N3 ^: Q
3 L, e- |# z4 }; B' `       20世纪90年代初,张君然曾致函家父,希望能得到家父驻守与巡弋南沙的相关资料。家父为此专门托人给他带了一册《南海四沙群岛》。并在扉页写上一段话:
0 B# S' {: g* L1 c5 a
  y) j) M* [5 x       君然兄,你所要的我以前作的海军巡弋南沙群岛报告书,现尚未从海总拿到书,等办妥后复印再设法带来。兹谨托陆女士带南海四沙群岛乙书。供参考。弟运生于7/2/(19)91。/ O% N! Y% P) u  ?

* N" ?8 I  T$ m  }% N       1996年6月,家父家母一同回大陆探亲,专程途经上海逗留,与张君然及海校同学相聚,彼此共话为捍卫祖国南疆的岁月。家父返回台湾后,又应张君然要求,给他寄去了《海军巡弋南沙海疆经过》一书,除该书的扉页写有赠言外,还专门致函一通。信中写道:7 T2 k3 P( k# q4 v2 n5 q3 F3 T

  i2 F8 l% U) J2 [3 J. T        君然兄嫂:你们好,又是一年新春已到,不觉的我们在上海晤谈已半年多了……,兹寄来《海军巡弋南沙海疆经过》一本,经我阅读后,基本上是从我所著的《海军巡弋南沙群岛报告》上抄录的。但我原著海总已找不到,谨此笔告,并请代问候各同学好!弟运生,1997/2/20。! `1 d2 }5 y/ {6 [% R
4 N( w& F5 r/ _8 e9 j; G  V2 ~
        这些信函,凝结着两位曾驻守南沙和西沙军人深厚的疆土情结。
1 ^/ W7 B7 H+ A8 j( v# h
0 K5 O2 e. D3 P  |( v4 ~1 E3 R) T       引自: 彭志纲,裴高才. 西沙南沙 戍岛旧事[J]. 红岩春秋,2016,(12):47-5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6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日久弥深的南海情结,家父1966年退役前,再次驾驶丹阳舰侦巡南沙群岛一周。这既是他给自己的海军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也是宣示南海诸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0 v2 @% b: l* a$ J4 |* e, ?: ]4 S/ I
——这个应该是年代有误。丹阳舰于1965年停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8 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老乡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8 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che 发表于 2019-11-26 11:12
2 v6 h2 H$ W8 t- ]3 \. h& T由于日久弥深的南海情结,家父1966年退役前,再次驾驶丹阳舰侦巡南沙群岛一周。这既是他给自己的海军生涯画上 ...

+ \7 z' O. G8 d1965年12月16日,丹阳号因为船体老化降旗停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2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珍贵的记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辽ICP备12011429号|辽公安备21091102000117|南海研究论坛

GMT+8, 2021-2-28 11:47 , Processed in 0.159414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