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研究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52|回复: 7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巡逻艇大队:歌声里,我的草原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18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巡逻艇大队:歌声里,我的草原我的河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作者:康子湛 薛敏 刘孝威 发布:2021-10-18 06:59:01额尔古纳河,自西南向东北蜿蜒曲折,像一条长长的哈达,隔开中俄两国。河面上,一艘巡逻快艇在航行。听!从艇上传来一曲悠扬的歌:“北疆的国土,茫茫绿色,奔腾着额尔古纳河……”

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巡逻艇大队上士艇长王振宇,已经在此驻守了近12个春秋。他唱着《巡逻在额尔古纳河》,走过一个又一个冬天,迎来灿烂明媚的盛夏;送走一批又一批老兵,迎来一批又一批的新兵。

由于创作年代久远,艇队官兵已经没人知道队歌《巡逻在额尔古纳河》创作背后的故事。可当马达声响起、水花翻涌,人们又能笃定地说,这是一首船艇“犁”出的歌。

在这里,同一首歌,记者听到了三种不同的曲调,也品味到界河水兵的生活味道。


8 U0 `& Q" ^, C3 C; G: |' G% u4 P) h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退伍老兵在三角碑前宣誓

民族风

“北疆的国土,茫茫绿色,奔腾着额尔古纳河”

马达轰鸣,桨叶翻滚。王振宇驾艇在蜿蜒的额尔古纳河中穿梭,船舱外绿水青山、鸟飞鱼跃,船尾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王振宇觉得,没有哪首歌比《巡逻在额尔古纳河》更能表达此时的心情。望着远方,他放声高歌——

“北疆的国土,茫茫绿色,奔腾着额尔古纳河……”

“这既是队歌,也是我们的生活。”王振宇说,每当唱起这首悠悠长调,他都觉得自己融进了这片“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山河。虽说是内蒙古赤峰人,来到艇队后,王振宇才真正触碰到梦中的草原。

在这里,王振宇学会了骑着骏马驰骋。

第一次见到边防连战士乘马巡逻时,王振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一定得学会骑马!”从那以后,王振宇一有空就往连队马厩跑,帮着清理马厩、洗刷马匹,找机会骑着军马“遛上两圈”。功夫不负有心人,当骑着骏马驰骋在茫茫草原,清风拂过耳畔,王振宇得意地高歌:“忠诚的水兵以苦为乐,日夜在边防巡逻……”

在这里,王振宇收获了真正的“田园牧歌”。

2013年夏天,驻地连降暴雨。王振宇和战友们驾艇解救被困牧民,结识了巴特尔这个蒙古族朋友。闲暇时,王振宇来到巴特尔家做客。蓝天白云下,蒙古包旁炊烟袅袅。巴特尔拉着马头琴,教王振宇唱蒙古族歌曲。王振宇弹着吉他,为巴特尔唱《巡逻在额尔古纳河》。

& u, R( ^+ {0 Z! o6 K; q  t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官兵进行木雕制作。

这里,更有王振宇一砖一瓦搭起的“家”。

每年冬天界河封冻,船艇归队维修保养。可王振宇从不闲着。他一有空就在营区来回转悠,一块废弃的角铁、几根散落的螺丝钉,甚至是拆房子剩下的旧门与砖头,都被王振宇拉回仓库存起来。

“这些东西别人看起来是废品,可对每名艇长来说都是‘宝贝’,来年下艇组没准就能用到。”王振宇说,“捡破烂”是艇队每名艇长的共同习惯,因为打心眼里把艇组当成自己的家建设。去年八大关艇组艇长马建,没花单位一分钱,用各处捡来的废品为艇组盖了一间耳房。

翻看水兵们的微信朋友圈,封面图片几乎都是自己拍摄的额尔古纳河,有的是“长河落日圆”,有的是“九百九十九道弯”。

“那是因为我们早把这里当成了故乡,如果可以,我想在这里一直守护下去。”除了队歌,王振宇还喜欢李健的《异乡人》。他有一个自己改编的版本:“披星戴月的巡逻,为了万扇窗,当你巡逻在路上,能够看见那灯光,不知不觉把他乡当做了故乡,故乡已经成他乡,我在远方去守望。”

0 }' g6 _6 y9 l1 _. r0 E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官兵们正在进行岗位技能比武

嘶吼风

“水鸟伴我们高歌,风雨擦亮了双眼,马达带走了寂寞”

望着隔断云天的群山,绵延流淌的河水,下士李昊仍能触摸到2年前从家乡陕西渭南来到这里时的心情。

“车越开越远,心越来越凉。”接兵的列车开了一天一夜,抵达了海拉尔。本以为到站的李昊,又被大卡车拉着穿越茫茫草原,直到一个叫黑山头的地方。

车到驻地,除了孤零零的营房,周边鲜有人烟。再一看地图,离家已3000多公里。

白天兵看兵,晚上兵数星,边关的孤独与寂寞席卷而来。老班长曲洪伟已经在额尔古纳驻守了十多年,李昊的情绪波动他看在眼里。一天夜里,曲洪伟拉着李昊来到河边,示范了一曲吼出来的歌:“忠诚的水兵,以苦为乐,日夜在边防巡逻……”

额尔古纳的夜静悄悄,那深入苍穹的吼声,如同万马奔腾,直抵李昊心灵深处。

这一吼,李昊想起了家乡的秦腔。在家乡陕西,“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人人都会吼”。李昊扯开干涩的嗓子,对着额尔古纳河,用熟悉的调调吼起那陌生的边关军歌。

一声嘶吼,李昊感觉家乡不再遥远,仿佛不是身在北疆边关,而是站上了八百里秦川;纵情狂吼,吼得这夜晚不再寂寞,吼得那岁月不再漫长。

声声回响,让李昊与这片山河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联系。“吼歌”归来,李昊的心情顿感轻松愉快。之后不管是执勤巡逻,还是闲暇寂寞,一吼起歌,李昊就浑身是胆,豪情满怀。

“吼歌时,就好像豪饮了一壶孤独酿成的烈酒,喝下去心里就暖和了。”王振宇说,水兵们都有把孤独酿成歌的秘诀,人人都会这曲吼出的《巡逻在额尔古纳河》。

有一次,王振宇驾艇巡逻,半途中巡逻艇发动机被水草缠住,搁浅在岸边。夜色已深,他们只能在艇上留宿,等待救援。几名水兵并排坐在船头,一轮冷月半挂空中,映照着波光粼粼的河水,折射出耀眼的银光,一阵思乡之情悄然蔓延。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王振宇心中不由浮现出离别之词,再看看手机不在服务区的提示,更有一种“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感慨。

王振宇扯开嗓子,纵声高歌,引得几名战友齐声应和。初吼时,有泪从脸颊滑过;再吼时,一阵暖流在心中涌动。长年累月驻守在界河之上,这群被阳光晒得黧黑的汉子,不像是在唱歌,更像是面对祖国的山河、面对那些无法相见却又时常浮现眼前的人们吼出的誓言——

“水鸟伴我们高歌,风雨擦亮了双眼,马达带走了寂寞……”

更多的时候,水兵们都在出艇巡逻时吼歌。因为伴着马达轰鸣与翻涌的浪花,根本听不清歌词是啥。水兵们也常常借着“吼歌”的机会“夹带些私货”,“妈我在这挺好的,你放心吧”“我今年一定要考上军校”“我想你啦,听我给你唱首歌吧”……那些羞与人说的话,被藏进吼出的歌里,埋进这片日夜守护的山河。

" S, ^0 x8 r3 S. O, }+ R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文艺轻骑兵”为岗哨送歌声

摇滚风

“愿把青春的火热,献给亲爱的祖国”

河边飞歌,万山回应。额尔古纳河右岸,几位年轻人超高的飙音,引爆了边关的青春热血。

今年夏天,王振宇带着自己改编的摇滚